【新聞脈搏】她從不以聽覺障礙作藉口,更辭職追尋理想。今天,她終於畫出彩虹、以畫為業,卻最希望亡母看到⋯⋯

黃裳笑容可掬,作品色彩斑斕,沒有被先的天缺陷擊倒(圖:晴報)。

她的世界無聲,卻有著繽紛色彩。八十後插畫家黃裳患有先天弱聽,但樂天的她未因身體殘缺而自怨自艾,只管專注習畫,更為自己的人生畫出彩虹,成為多部兒童圖書的插畫師,並獲廣告商青睞。她感激母親栽培,讓她能以畫為業,雖然對方已回到天家,仍希望母親看見她努力生活,不再掛心。

打開黃裳的facebook專頁「Sheung illustration」,發覺她的作品很多元化,既是兒童繪本插畫師,也有為政府畫宣傳品、甚至為連鎖電器品牌作畫,畫風可愛時尚,色彩斑斕,就如她的個性,單純善良,樂天知命。她告訴記者,失聰是先天的,沒戴助聽器的日子,飛機在頭頂經過也聽不見;即使有耳機輔助,也得仔細讀唇,才能辨識說話。不過,身體的缺陷無礙她追夢;也許,正因聽不到生活的雜音,才能專注發展興趣。

黃裳從小喜愛畫畫,並感恩亡母對她的裁培(圖:Sheung illustration Facebook)。

「我四歲已喜歡畫畫,六歲那年《美少女戰士》很受歡迎,我幾乎每天都畫這些女角色,媽媽不但沒反對我看動畫,還幫我錄影、重播,因我要一邊看一邊畫。」母親在黃裳的生命扮演重要角色,省吃儉用也要栽培她,給她找老師指導;更重要是,她鼓勵在聽障學校讀書的女兒跳出「舒適區」,報考內地十大美術學院,「媽媽本想我考排名第一的中央美術學院,但校方因我聽不到而拒收。」其後她轉考廣州美術學院,並以香港區第四名的佳績獲取錄。

感謝亡母 用心栽培

2007年,小妮子隻身赴廣州讀書,沒有手語教學,沒掌握國語讀唇,沒有母親在側,但她沒把著眼點放困難上,反感激這段經歷讓她學會獨立,「在廣州很多事都要一個人做、主動問。幸好同學替我翻譯和寫筆記,幫我很多。」

靠著天天琢磨,黃裳的畫技工多藝熟。遺憾是母親無法看到她戴四方帽便因病離世。她縱然傷心,仍按母親遺願修畢碩士才回港。其後她一直在畫室任教,兩年前與家人商量後,決定辭職追尋理想,「我給自己定了半年目標,要畫三十幅作品投稿。」因此為她贏得為小樹苗和新雅等出版社的工作機會,也有和Storyteller合作,「大概因這些合作越多,有些廣告商找我洽談,都使我意想不到。」多得母親鋪路,黃裳才能把興趣當事業,「她一直相信我的能力,即使我沒自信,她仍覺得我一定做得到,這份信念一直帶領著我。媽媽說過如有下世,她還是希望我當畫家,我也這麼想。」

黃裳主動投稿往不同出版社,最終成功獲得工作機會(圖:Sheung illustration Facebook)。

常有信心危機 幸獲恩師鼓勵

聽覺上的障礙,令弱聽人士於溝通和學習得花更大的力氣,但黃裳從不以此作藉口,投稿時也不會刻意說起自己聽障,「我覺得畫畫跟這個無關。除非對方要跟我見面或通電話,才會拜託他們說慢點,他們一般都理解。」

但她承認,聽障者要比一般人表現出色才有機會。她自言常出現信心危機,覺得畫家之路難行,惟她的恩師黃亮常鼓勵:「畫畫不是一下子就成功,要學到老,不要放棄。」她也想借此勉勵同路人要有自信心,專注發展興趣,才會成功。

轉載自晴報:
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212893/%E8%81%BD%E9%9A%9C%E5%B0%91%E5%A5%B3%20%E7%95%AB%E5%87%BA%E5%BD%A9%E8%99%B9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