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脈搏】陪著你跑!他們為視障人士領航,打破前路恐懼,自己的生命亦出現奇妙變化⋯⋯

在Gary(右)與另一領跑員阿布(中)陪同下,明仔(左)緩緩地向前跑(圖:東網)。

閉起雙眼,你能否走出一條直線?對於走路也要靠手杖的視障人士而言,跑步似乎更是遙不可及。但靠一條手帶,視障領跑員黃敬慈(Gary)成為視障人士的雙眼,一步伐一節奏,為對方打破前路的恐懼,但原來兩人這樣伴著跑,Gary的生命亦因而有著奇妙的變化。

「透過一條手帶將生命互相牽引,佢(視障人士)會信我,將佢嘅安全交畀我,我用說話鼓勵佢完成每一場比賽。」Gary簡單的一句,便總括領跑員與視障運動員的關係。45歲的Gary表示,在一次馬拉松中,看見有參加者穿著印上「視障領跑員」的背心很「有型」,便自告奮勇加入香港失明人健體會領跑員的行列,一跑便是5年,「平時自己一個人跑,就咁聽吓歌可能覺得孤單,但做咗領跑員,跑步已經唔再係一件孤單嘅事。」

健體會現時在石硤尾、將軍澳等地方舉辦訓練,未來期望伸延至香港仔(圖:東網)。

領跑員靠拿著一條手帶與視障運動員一同跑步,現時該會有近150名運動員,「其實好多視障人士都會匿埋喺屋企唔出嚟。」Gary成為教練,定期會在將軍澳運動場與視障人士及義工做訓練,希望鼓勵更多人走出來。健體會現時在石硤尾、屯門、將軍澳及沙田每周均舉行最少1次的訓練。

在Gary的帶領下,40名領跑員與視障運動員無懼寒風,浩浩蕩蕩做熱身運動,其中有一位伯伯顯得特別落力,大家稱他為「明仔」,72歲的梁明(明仔)聽到Gary一句:「今日出街跑。」更隨即歡呼,但樂天的他亦曾因眼疾而晴天霹靂。明仔患有夜盲症,50歲時眼睛開始退化,後來情況急轉直下到現時只看到光影。失明初期,他稱3年來只留在家中,連醫生著他去學行路,他竟詫異道:「吓,盲人都可以行路?」明仔以前甚少運動,並以為下半生亦不能再走路,到在10年間完成62個10公里長跑比賽,他憶起首次比賽時仍異常感觸,「領跑員話如果跑快啲就可以攞到紀念品,但我話我贏咗喇,我可以跑到,我以後都會跑。」

領跑員拿著一條手帶,帶領視障運動員跑步(圖:東網)。

可惜命運愛作弄人,1年前明仔大腸癌復發,但他謹記教練鼓勵,「硬淨」地捱過手術與化療。2個多月前他還在病床,如今他已重回跑道,在Gary與另一領跑員阿布陪伴下,一步又一步,緩緩地向前跑。「10幾個人同義工一齊衝線,嘩!開心到我呢。」他語帶氣調皮地說:「(我)又返嚟啦。」

除了明仔,Gary還親歷肢體殘缺的視障人士跑畢12公里、體重達200多磅視障人士完成10公里的賽事。以為在幫助別人,但Gary發現對方其實也在鼓勵自己,「一個視障人士,完全睇唔到但可以跑到半馬、全馬,從零開始訓練,呢件事好令我哋感動。」他回望身後正在訓練的「大家庭」,「你會覺得雖然佢哋睇唔到太陽,但佢哋每個人都好陽光。」在寒風中,一對對領跑員與視障人士仍舊帶著燦爛笑容。

主辦「跑出和平」馬拉松的香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協會和平項目總監萬大偉表示,邀請香港失明人健體會在場開設攤位,貫徹活動提倡友好及團結的和平理念。他期望香港有更多包容,學習從別人的觀點去看待事物,藉著活動建立更多人與人之間的友誼和信任。

轉載自東網:
https://hk.on.cc/hk/bkn/cnt/news/20190106/bkn-20190106080017524-0106_00822_001.html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