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一番專訪】再生勇士劉兆璋將親身經歷搬上舞台—媽媽給我三次生命!

劉兆璋是一位不凡人,她年輕時是DJ,也是電視台管理人員,這個工作狂,狂到「腦溢血中風」。做了七次腦外科手術,割掉了拳頭般大的腦細胞,昏迷達三個月,成功逃過鬼門關,卻失去了左手左腳的活動能力。五年後 ,最愛的媽媽在其懷中逝世,對她打擊很大,想過自殺,但想起媽媽對她的厚愛,所以選擇勇敢活下去,「我的媽媽給我三次生命,第一次是我在 61 年出生的;第二次是我中風時,媽媽為我選擇動手術;第三次是她離世時,她要我答應她好好生活下去;我為了遵守諾言,我不能自殺。」

閱讀更多 »

【生命啟廸】吉川:23歲時,我的整個胃被完全切除。我想利用自己經驗,在餘下一生,告訢社會癌症是甚麼一回事。

日本「薰衣草環」活動希望改變社會對癌症的認識,讓癌症患者仍然可以展現活潑的笑容。對於23歲的人來說,看起來癌症像是「未來」的事。但吉川的經歷告訴我們,患癌沒有年齡限制。現年30歲的吉川,在7年前被診斷患上胃癌,而且切除整個胃部。當時,吉川以為自己要死了,但他經歷了手術、復康和再就業之後,他決定利用他這個經驗來服務社會。

閱讀更多 »

【原來天使在身邊】曹星如:這輩子從未聽過的掌聲

曹星如真情剖白:現在大家常常說我連續打贏很多場,是「X連勝」」。但說來慚愧,其實我「X連輸」更多。以往打業餘拳賽的時候,輸得太多,多到自己也不好意思。在第一回合,通常我表現得有板有眼,技術良好。但到了第二回合,由於平時練精學懶,缺乏體能,時間一長就力氣用盡,勇猛狀態頓然消失,失敗收場。每次出場比賽,都是虎頭蛇尾,就像車子爆胎漏氣,所以有了「爆胎如」這個稱號。

閱讀更多 »

【生命啟廸】死亡是甚麼一回事?別以為他們不知道,原來孩子也懂愁滋味!

近日聽見有喪親家長形容家中的小孩:「明仔年紀還這麼小,懂甚麼傷心?」「給他買喜歡的玩具或零食、帶他去玩玩,他便甚麼事也沒有呢!」「越讓他接觸傷心的情境,只會令他越傷心。」這些或許是普遍人對兒童哀傷的誤解,也令筆者深深覺得,香港的生死教育仍要走很遙遠的路程。

閱讀更多 »

【生命啟廸】日本大導大林宣彥高呼患癌「很高興」!

日本導演大林宣彥今天(1月9日)剛過了80歲生辰。

在與晚期癌症鬥爭的同時,完成了《花筐》。2016年8月,大林剛開始拍攝他投身電影行業40年來一直想拍攝的電影《花筐》前一天,被診斷為晚期肺癌;醫生診斷他已經無法接受手術,更預言他只有餘下6個月命。大林卻對被診斷出癌症「很高興」。

閱讀更多 »

【生命啟廸】讓晚期病人「安在家終」:從電影「媽媽和我的小事」看香港在家臨終照顧

「如果你的生命只剩下三個月的時間,你猜你會做甚麼?去旅行?盡情揮霍?陪最愛的人?還是若無其事?」一直以來,工作佔據了艾雯(《媽媽和我的小事》主角之一,周家怡飾)生命中大部分時間。直至一天,她陪母親去覆診,才驚悉母親(邵音音飾)罹患癌症第四期……

閱讀更多 »

【生命啟廸】父為臨床心理學家,姊是學前教育老師,三十年來卻未發覺他是阿氏保加兒!終於,真的感受到那亦是一種恩賜…

威爾(Will)的父親是著名的臨床心理學家東尼.艾活(Tony Attwood),姊姊露絲(Rosie)是一位從事學前教育的老師。威爾的成長並不順利。他自少很頑皮、難以管教及情緒化。十五歲開始染上毒癮,此後曾因犯案多次入獄,三十五歲時仍然依頼家人照顧。

閱讀更多 »

【活一番專訪】王惠芬的黑暗歲月,依仗愛,越走越光明,點亮被忽視的一群!

香港融樂會創立人王惠芬(Fermi) 自言自己有過度活躍症!她一向幹勁十足,十多年來一直為居港的少數族裔人士爭取權益。被公認為大笑姑婆的 Fermi 熱衷於社福和時政議題,她 2013年患上子宮肌瘤,她也沒有被打倒,仍然活躍於不少民間團體,甚至成為佔中運動的核心義工。但真正的考驗,是雨傘運動後,她患上抑鬱,這名大笑姑婆開始愁眉不展。禍不單行,2016年中, 她發現患上乳癌。癌症和抑鬱雙重夾擊下,Fermi 不知不覺走入生活黑洞中;今天,她發現黑暗盡頭有光明,還帶來她新的方向。

閱讀更多 »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