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一番專訪‧最強還是最弱?(1)】失去視聽力,不失精彩人生

訪問甫開始,陳文端(Winnie)已盡顯其保險團隊領袖的強者本色,她在辦公室內活動自如,指揮若定,說話清晰肯定,完全不像一個只有兩成視力的人,「我睇嘢好矇,跟一個700度近視的人沒戴眼鏡差不多吧。」

Winnie 2004年因聽神經線瘤而失去八成視力,堅強的她靠著頑強鬥志,走過復康路。

Winnie 入手術室進行長達十二小時切除神經瘤的大手術前,對自己說 , 「這是我開始康復的第一分鐘。」 切除神經瘤後,Winnie不單失去視力,也變得無法平衡自己身體,要從頭開始學習步行。Winnie 憑著意志力,於留院僅十六日後,努力完成醫院裡物理治療要求,獲醫生批准出院。

準備進入手術室的Winnie仍然堅強樂觀,相信手術後便會康復。

回家後,Winnie沒有懶下來,堅持每天到緩跑徑慢行半個小時,堅持半年後,終於可以拋開拐杖,獨自走路。

是否 Winnie 得天獨厚,擁有天生異稟的意智力,她才能重新站起來?其實不然,堅強如她,也有軟弱流淚、抑鬱自困的時候,「我那時天天在哭,因為我當時的視力只餘下5%,我以為自己已經不可以再上班,也不可以照顧我的女兒(當時女兒只有八歲)。」

幸好, Winnie 懂得從別人的鼓勵說話中,重新思考自己的狀況,她天天在哭時,她上司說了一句,「你只是不習慣看不清。」 Winnie 聽在耳裡,起初心心不忿,但她細味這句說話時,卻令她 「叮」一聲醒了,所以她決定重返她最愛的地方——公司,從而踏出習慣視力模糊的第一步。「雖然我回到公司,躱在自己的房間裡哭,但我慢慢復元過來,習慣過來。」

Winnie 更從別人的經歷看見出路,「那時,我認識了莊陳有,發覺他完全不像盲人,可以工作,可以開會,他全盲也可以做到,我只是沒有了部份視力,沒理由我做不到。」 就這樣, Winnie 一步一步回復情緒和正常生活,繼續在十分重視外表的保險業打拼,更摘下很多獎項,團隊日漸壯大,人生繼續精彩。

Winnie 坦言有時仍難擋壞情緒來襲,「我起起跌跌,花了長達十年時間來回復自己的情緒。我告訴自己不要想壞情緒,只要想辦法走出來。」

Winnie今天特別關注香港人精神健康,繼續 「以生命影響生命」,希望分享自己的經歷來鼓勵陷在困難中的人振作起來。「我看見香港很多人,特別是年輕人尋死,感到很心痛,我希望別人聽完我的故事,看到我在這麼艱難也繼續堅持,可以領會到生命的可貴;人生只有在考驗中才能成長,人在溫室中是不會長大的。」

Winnie病癒後,積極組織同事參與義工服務。

相關文章 :

【活一番專訪‧最強與最弱之間(2)】 女強人病後第一次與父親擁抱,感激父親重男輕女,造就堅強個性格。

【活一番專訪‧最強與最弱之間(3)】 強人經歷重病柔軟下來,學懂接受關顧,得到更多!

【活一番專訪‧最強與最弱之間(4)】 感恩重病啟發,回饋社會!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