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啟廸】我們的起跑線,就是沒有起跑線:三個憑信念活出人生意義的故事

文:郭湄湄 圖:全球華人基金會、Tim Liu

「贏在起跑線」這句說話,背後預設了甚麼人生價值觀,大家有想過嗎?在商業社會中,很多人習慣以學歷或財富來判斷一個人是「贏」或「輸」。如果人生總是在競賽中渡過,這樣的生活,真的談得上是美好和幸福嗎?

幾個月前,幾位來自各方的藝術家,和大澳佛教筏可紀念中學的學生同台演出,為觀眾泡製了兩場感人的演出。儘管有很多難忘的記憶,這篇文章只以「起跑線」為焦點,選了兩位表演嘉賓和一位同學的故事,希望為讀者提供一個「沒有起跑線」的視角。黃家正、徐偉賢和玉樺同學的經歷,說明在追夢的過程中,起跑線絕不會決定一切。究竟他們要和同學和觀眾們分享甚麼信息?大家讀後便有自己的體會……

黃家正:活出自己的主場

黃家正,人稱「音樂神童丶人生贏家」,年紀輕輕已獲獎無數,卻坦言自己「甚麼都不是」,只是一個想做好自己,追尋生命意義和價值的人。十年前某一天,他起床看著窗邊數十座獎杯,心想:「這些榮譽除了帶給我更多傲氣,對我還有甚麼助益呢?」然後便毅然丟棄所有獎杯。

黃家正:「若別人說人生是一場競賽,那麼目標就是勝出。那給你勝出了,又如何呢?」
黃家正:「若別人說人生是一場競賽,那麼目標就是勝出。那給你勝出了,又如何呢?」

黃家正成功演繹如何不受他人的目光和步伐影響,認識自我,活出自己的一片天。他能活得自在,是基於這樣的信念:「無論你在社會處於甚麼位置,出生於甚麼家庭,別人都會你定型,以便理解你是甚麼人,用他們的尺量度你在社會的價值。在別人給你的標籤下成長,永遠不能找出屬於你的主場,因為你的天地在於你的夢想,你的價值,你存在的意義。」

獎杯,對很多人來說是夢寐以求的榮譽,也是「贏家」的表證。然而,對黃家正來說,它們除了徒增自己的氣焰外,一無是處。他真正在乎的,是「認識真正的自己,抱著愛去理解社會,打開懷抱明白別人,從內到外活著,不枉此生」,而不是「沉醉於鎂光燈下尋求認同,窮一生在比賽追著人家屁股跑。」他雖是在他人眼中「贏在起跑線」的勝利者,卻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告訴大家人生不是一場比賽,生活還有別的選擇:忘記他人的標籤,找到自己的天地,用心投入,親手為它賦予獨一無二的價值。

徐偉賢:「感謝上帝沒有為我設甚麼起跑線,只在我生命中設下很多加油站,為我打氣,鼓勵我忘記背後,努力向前。」
徐偉賢:「感謝上帝沒有為我設甚麼起跑線,只在我生命中設下很多加油站,為我打氣,鼓勵我忘記背後,努力向前。」

徐偉賢:音樂的意義在於分享

唱作歌手徐偉賢,小時候家境貧困,中學成績不理想,時常自覺比不上他人:「為何人家的房子比較漂亮?為何我長得這麼矮?如果可以長高一點,就不會那麼容易給其他同學欺負!」手指曾被電擊,被燒熔的蠟燒傷,也試過被猛力關上的門撞傷,想不到長大後還可以用雙手彈鋼琴,從彈琴中找到自己的價值。

考入演藝學院音樂系之後,卻遇上重重阻攔。期望越大,壓力越大,令他反而失去享受音樂的心,加上未能掌握老師的教導,信心一下子跌到谷底。

挫折令他覺察到自己不開心,是因為過分重視別人的看法和評論。他終於領悟到,「音樂的意義不在於炫耀,而在於和別人分享!」從此對自己的價值有新的定位,如釋重負,豁然開朗。要是他一直將創作看成「勝過他人」丶「炫耀自己」的工具,當日悲觀丶自卑的男孩,可能就不會變成今天創作勵志歌曲鼓勵別人的音樂人。

玉樺:毋須贏在起跑線,只要跌下來,能夠再站起來

佛教筏可紀念中學畢業生玉樺在一個貧窮的家庭長大。她最初想不到「比人差」的自己,竟可以幫到別人。進入筏可中學之後,她就開始當義工,探望大澳的老人丶協助籌辦活動,為復康力量賣旗,到特殊學校探訪視障的孩子,還親往國內清遠山區義教。她獲得的,是「優勝劣敗」的競爭邏輯下無法解釋的友誼——與服務對象,從彼此不相識,到離別時難捨難離,建立了她無法形容,卻無比珍惜的友誼。她深信「用心待人,別人真的會知道的。」

玉樺:「人生,真的不需贏在起跑線,只要跌下之後,能夠再站起來。」
玉樺:「人生,真的不需贏在起跑線,只要跌下之後,能夠再站起來。」

有一回,離開山區的那一剎那,她立下志願,將來要當幼稚園老師,把這份意義延續下去。她以自己的生活,為成功下了新的註腳:「人生,真的不需贏在起跑線,只要跌下之後,能夠再站起來。」玉樺以親身經歷告訴別人:人生沒有起跑線,因為人生壓根兒不是,也不應是一場比賽。

參考資料
全球華人基金會(2016),《我們的起跑線》,全球華人基金會出版。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