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智慧】打坐踢走抑鬱症

文、圖:馮禮慈

20160704-p001

不少研究證實打坐對治療抑鬱症有確實的功用,甚至比抗抑鬱藥更有效。這一點日後再向大家介紹,今天先看一個真實個案。

幾十年來,美國作家Spike Gillespie一直被抑鬱症纏繞著,她吃過多種抗抑鬱藥,也無法治癒。

2012年一次嚴重復發,令她決定打坐,持續了一整年,天天如是從不間斷,最終治好了抑鬱症。至今她仍然每天打坐,抑鬱症亦再沒有復發過。

為了向世界宣講這個信息,Spike Gillespie寫了Sit. Stay. Heal. How Meditation Changed My Mind, Grew My Heart and Saved My Ass 一書,並透過網誌、視像和講座,讓更多人知道打坐的好處。

抗抑鬱藥副作用多

Spike Gillespie曾於 The New York Times Magazine, The New York Times, The Washington Post, Real Simple, GQ, Esquire, Elle, Smithsonian, National Geographic Traveler 等撰稿,共著有八本書。她十幾歲就患上抑鬱症,服過四、五種抗抑鬱藥,包括Prozac, Effexor, Wellbutrin, Zoloft 等,表示效果極壞,簡直是「災難性」(disastrous)。Prozac令她急躁、無法集中、體重急跌;Effexor 令她頭暈、目眩、嘔吐;Wellbutrin令她像發了狂一樣;Zoloft給她可怕的頭痛。打坐就絕對沒有這些反應,統統沒有。

我如此詳細逐一列出這些藥品的副作用,是希望讓抑鬱症的朋友知道其他人的相關經歷。

打坐帶來的輕省自在

打坐是否真能治癒抑鬱症?被問到這個問題時Gillespie會很小心回答,因為她知道其個人經歷未經大規模測試與認證,不可作為定論;不過就個人經驗而言,她會絕對肯定地答「是打坐醫好我的」。四年來抑鬱症再沒有復發,Gillespie說情緒低落間中還是會有的,但打坐輕易將低落情緒排解;她認為日後抑鬱症復發的機會非常非常低。

Gillespie說打坐加強她的覺知能力,讓她看到自己的不足,減少我執,並懂得觀照自己的心與思惟,減少衝動。打坐後她比以前自在、快樂得多。

抑鬱症患者會甚麼都不想做,連坐起來也欠動力,那麼應如何叫他們打坐呢?Gillespie這樣回答:我會建議他們隨意坐起來,如果坐也坐不起,躺在床上也可以,閉上眼,感受自己的呼吸,慢慢感受一呼一吸,這樣其實就已經開始打坐了。

現時Gillespie有很多課程教大眾打坐,內容沒牽涉佛教義理,但她本人有接觸佛法,並認同有佛法內涵的打坐對治療抑鬱症更有效。

我認識一些抑鬱症的朋友和親人,見過很多服用藥物後的痛楚與慘狀,我想如果有些不痛苦或較少痛苦的醫治方法就好了!佛法和打坐,就是了!

關於Gillespie的經歷,大家可看看她的Sit. Stay. Heal. How Meditation Changed My Mind, Grew My Heart and Saved My Ass

還有以下的視像片段:

至於醫學界與學術界對打坐治療抑鬱症的研究,日後再跟大家分享分享。

如未接受過打坐訓練的朋友,請勿自行貿然嘗試。打坐有方法、有程序,有很多須留意的要點,不宜自行隨便進行。請找正信佛教團體,跟隨師父學習,慢慢掌握打坐的方法。如果你或朋友的抑鬱症較為嚴重,學習打坐前宜向醫生或輔導人員提出,好讓他們能作出適當配合,給予意見。現正服食抗抑鬱藥物的朋友如有意打坐,請不要馬上停服。抗抑鬱藥份量須由醫生或專業人士處方,服藥安排須先行商量。如能找到有相關經歷的抑鬱症朋友交談、傾訴、交換心得,就會更有幫助。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