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啟廸] 關懷病者痛苦:從心入手

文:謝建泉  圖:衍傑法師

20161129-p005-1

我們關心病人時,往往忽略他們心靈上的不安及焦慮,但原來解開病人的「痛」與「苦」,同樣重要。

我還是一個年輕醫生的時候,記得有一次,有位婆婆住在病房裏。當我巡房時,她對我說:「醫生,我整個人都很痛!」我就說:「奇怪,妳只不過是癌病影響了脊骨,怎會整個人都痛?」當時真的不明白,婆婆說她整個人都痛,是甚麼意思?直到後來,接觸到善終服務的理念,明白了原來她說的,不只是骨頭痛,而是在身體、心靈、社交等等所有範疇,都感到非常不舒服。

這種狀態我們叫作 “total pain”,「整體痛」(一譯全方位疼痛)的概念,是一位英國女醫生桑達斯(Cicely Saunders)所提出的。如你從事善終服務,一定會認識這位現代善終服務的始創人及推行者。她的 total pain 概念,幫助了很多照顧末期癌症病人的醫護人員明白到,原來病症到了末期,會使患者感到非常不舒服。

情緒與身體互相影響

後來我積累經驗後,當再聽到病人說他「整個人都痛」,我了解到那不只是因為癌症越來越嚴重而引致身體上的痛楚;而是他想到自己的癌病差了,需要人照顧,內心有很多無奈,亦有很多恐懼。他面對很多無法解決的問題,例如與家人的不和,很多想要講的說話也說不出口,甚至因醫治癌病用了很多錢,使家人負上一身債。這些種種,都令他越想越不安。對於自己快要離開人世,不知死後如何那種徬徨,亦使病人的不安更強烈。

往往這種不安的情緒反過來影響身體,所謂「藤掕瓜,瓜掕藤」,唇齒相依、糾纏不清;身體的痛影響了情緒,情緒上的不適又會增加肉體的痛楚。所以照顧病人時,當他說「整個人都痛」,最重要是明白病患去到某個階段,真的會有這情況發生。

身體疼痛引起心靈的苦

現在我想和大家談談身體上的「痛」,怎樣引起「苦」呢?「痛」和「苦」是不同的。「痛」是身體上的,但「苦」卻是精神上的,病人可以因某些東西令他思潮繁雜,內心感到無奈或不被理解,進而沉溺其中。這種沉溺,可用以下例子解釋:一位老人因退化而患有骨痛,這是一種無法斷尾、不是急性但經常發生的痛。這種痛無法抽離,會使他整個人十分煩躁。旁人總會說「老人家的痛都是這樣的,吃止痛藥吧!」但對於老人來說,這種骨痛不單困擾,更使他感覺自己已經老了,不管用了,別人不會理他了。當他有這種想法,且得不到體諒時,會慢慢沉溺在負面情緒中。這種沉溺可能會扭曲性格,使原來樂觀的人變得敏感,小小事情都會令他覺得被人嫌棄。這種慢性、退化性的痛,會因此成為他的「苦」。痛苦痛苦,就是這樣互相疊加的關係。

人性關懷是解開心靈痛苦的關鍵

末期癌症病人,除了身體上的痛,心靈的痛也會引起苦。用我常說的一個例子:一位中年男士,因癌病導致四肢不能活動,需要護士幫忙清潔身體。護士的技巧很好,快而準,但還未碰到身體,他已經在叫痛。他的表情不單是痛,還在表達一種辛苦的感覺。護士感到很奇怪,因他四肢不能動,也應無法怎樣感到痛。後來經過溝通,明白到原來護士幫他清潔身體的時候,過程極快完成,然後離開;他感到自己不是一個「人」,更像是一個「橡膠人」,這種感覺關係到人性的尊嚴。失去尊嚴的苦,比起任何身體上的痛更大。所以當護士明白了他的感覺,以後在幫他清潔身體的時候,都會和他聊聊天,閒話家常。他感到別人都當他是一個「人」,大家都會有人與人之間良好的交往,心靈裏這種極大的痛楚也就解開了。

社交和靈性引起的痛苦有時可以很大,亦很難捉摸。因此作為照顧者的醫護人員或家人,在這方面一定要很敏感,與病者保持良好的溝通,慢慢帶他們走出苦痛。下次有機會,再和大家分享例子以及解決方法,希望能幫助病人在疾病末期階段,減少痛苦。

延伸閱讀:

病榻中許我一問,怎可永無恙?──《佛法陪我走過病痛》閱讀札記

每五年再活一遍:癌症病友共創復康新領域

分享此文章

焦點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