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融社會】誰是英雄?真心就能感動人心! 更生人士站上舞台,重演自己故事,助己助人。

IMG_4095

表面看來,香港社會對更生人士的歧視減低了,我們少了聽到「監躉」之類的侮辱字眼,多了聽到僱主願意僱用更生人士。然而,也許部份人心底裡還是對他們有一套既定的想法,以為是社會「給了」他們改過自新的機會。筆者也一樣,直至認識了「甦星劇團」音樂劇《英雄本色》的幾位演員:細強、阿生、KK,才恍然明白他們掏心地回饋社會,不斷揭開慘不忍睹的瘡疤,就是希望自己的過錯和改過經歷能警剔和幫助別人。

屯門大會堂文娛廳裡,舞台不宏大,設備不頂級,門票不用錢,席上觀眾也許不預期一個更生人士劇團會有怎麼樣的「專業」演出。但,燈一亮,四位演員一場歌舞道出不斷犯錯的無奈與掙扎,攝住了全場觀眾。叫人不單掉眼鏡,還掉下眼淚。

160610-288

160610-258
細強在台上演活自己「過來人」故事的無奈和掙扎。

台上台下,演活「英雄本色」

主角細強曾入獄16次,有46 個案底,這不單是劇情,還是細強的真人真事。舞台上的細強是個巨人,散發著攝人的星味,不單能歌、能rap、善舞,還表現出澎湃的感情,很難相信他只是個業餘演員。正如導演陳美莉所言:「無人可以唱到過來人演繹自己故事的那種感受。」舞台下的細強,因為手臂上的紋身,霸氣依然,但說話卻溫柔得多,娓娓道出自己如何從不斷犯錯的折磨中覺悟前非。

在演後分享會中,細強生怕在場的中學生不明白他當天有多壞,強調46 個案底幾乎等如所有類型的案底也有,警剔年輕人別行差踏錯,因為改過要付出的代價很大,當中的痛苦、困難和掙扎不足為外人道。令人不禁問:「不斷重覆挖自己的瘡疤,痛嗎?」

幾位演員均表示演戲時,腦裡不斷回帶,浮現昔日畫面,重新體會當時自己和身邊人的痛苦。這正是《英雄本色》發起人、香港善導會的林仰珠姑娘的盤算,「戲劇可以幫人,不論是過來人演員還是欣賞者,建立同理心,去體會身邊人的感受。」

阿生在劇中分飾幾個忠良的角色;現實中,阿生從13歲到20歲一直在黑社會和毒品中打滾,20歲第二次被判入獄。「當我看到『前輩』們,已經六、七十歲還是不斷進出監獄,我就仿佛看到自己悲慘的未來。」離開監獄後,為了疼愛他的媽媽,決心改過,24歲重拾書包,從夜校中一開始苦讀超過十年,終於考上大學,更成為註冊專業社工。談起當中辛酸,阿生輕描淡寫,只是一直強調「美好」的一面,「我找工作、考大學、得到專業資格,也因為有案底而得到一些『特別』待遇,我覺得是好事,這可以『迫』使我面對自己的過去!」

IMG_4041

IMG_3978

IMG_4079
日復日的練習,一個眼神,一個舞步也是千錘百鍊而成。

面對過錯,回饋社會

「台上三分鐘,台下十年功」,《英雄本色》的幾位演員更是要加倍努力,年紀不輕的KK頂著大肚腩,努力練習舞步,還要記台詞、記走位。我不禁問:「為麼要這樣辛苦?」KK直接回答:「我千方百計,用十倍努力去回饋社會,因為以前對社會傷害太大。」細強也認同最困難是記台詞,因為他過去曾經吸毒,記憶力變得很差,所以唯有將勤補拙,每天上下班坐巴士時,不斷聽台詞,聽歌。「現在演話劇是一個團隊,不可以累人,我以前不知甚麼是責任,現在明白答應了便一定要做得到。」談到回饋社會,細強表示:「我不敢想是自己去幫人,只是領受這個可以為社會做點事的機會。」

IMG_4082
更生人士前路何去何從?改過自新,談何容易?
IMG_4109
演出後設分享會,一眾演員坦誠分享。

機會和信任綻放潛能無限

套用導演陳美莉和監製林仰珠的一句話作結,「在這群更生人士演員中,你看到人的無限潛能,只要有機會和信任,曾經失敗的人也會令你刮目相看。」

studio123F -136
林仰珠深信人的潛能無限,更生人士一樣可以綻放光彩。

160610-300

陳美莉讚嘆一眾演員令她刮目相看。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