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啟廸】閉起雙眼你最掛念誰?──以筆墨開闢紓壓釋懷的空間 藉寫作療癒潛藏心底的傷痛

文:木棉 圖:Madeleine Marie Slavick、活一番

may_17_2013題:wordplay(文字遊戲) 圖:Madeleine Marie Slavick (http://touchingwhatilove.blogspot.hk/2013/05/wordplay.html)

編按:吐苦水,有時也不是說吐就吐,尤其是不擅長說話或不習慣宣講感受的人。寫作治療(Writing Therapy)對於各種身心問題,成效顯著。活一番特約記者木棉曾經借助書寫克服了抑鬱症,早前她與香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的馮曉青博士,就寫作治療交流經驗,還有當中有趣溫馨的地方。

十三年前深受情緒困擾的經歷本已淡忘,近日與友人談及相關議題時,零碎記憶陸續浮現眼前……。

當年,日間的工作非常繁忙,加上晚上修讀學位課程,耗盡精神與時間之同時,一段段被折騰的經歷隨之而來:上班、吃飯、乘車……不時無故落涙,連續七日七夜無法入睡,身體及精神幾近虛脫、肌肉過度繃緊而壓著頸部神經,右邊身體痛得止痛針藥也毫無效用,連鉛筆也無力拿起、脾氣異常暴躁、不斷出現幻覺……。迷惘、自責、無助的困苦狀況下,除了求醫,還可以怎樣?

從求助者轉為自助者

休息一個月後,繼續工作與上課,同時被安排接受精神科治療;當時正要準備論文習作,就地取材,便決定藉著寫作記錄親歷治療的過程,作為論文內容。還記得首次在課堂上提交論文初稿,面對導師與所有同學說出身為抑鬱症患者的情景;若干奇怪目光下,卻意外換來課堂之後,一個又一個同學悄悄地找我道出他們受情緒困擾的狀況。各人也提出同一問題:「為何妳這麼勇敢在全班同學面前說出妳患抑鬱症?」情緒問題本不可怕,負面標籤讓受困擾的朋友不敢面對、抗拒接受、延誤處理,才更可懼!

論文作者,既是被觀察的求診者,亦同是觀察與分析員的書寫體驗,竟讓我對所謂情緒病得出另一番理解;除了對治療進展有相當正面的影響,十多年來這朋友(情緒)也再沒反斗。原來寫作也是處理情緒困擾的一種好方法,早於九十年代已開始普及運用在相關的治療上。

一枝筆一張紙 輕鬆實踐寫作治療

日前與香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賽馬會安寧頌計劃」高級訓練主任馮曉青博士(Candy Fong)面談,得悉近年香港的心理學家、社工、輔導人員也經常運用多元方式,因應情緒困擾人士的狀況及需要提供協助,寫作治療(Writing Therapy)正是他們經常採用的一種方式。

寫作治療的工具與實踐方法非常簡單,可以個人或小組形式,一枝筆、一張紙,在一個安靜的空間就可以進行。完成六至八節小組活動後,他們會以問卷形式為參與者進行成效評估,並判斷往後的跟進安排。

「賽馬會安寧頌計劃」高級訓練主任馮曉青博士
「賽馬會安寧頌計劃」高級訓練主任馮曉青博士

想到甚麼就寫甚麼 釋放長久壓抑的情感

Candy表示輔導人員會為參與寫作治療的人士訂出基本指引,先提議一個寫作題目,當下想到甚麼便寫甚麼,不用理會文法與字體端正與否,定期每天或每星期進行,每次持續寫作十五至二十分鐘。內容可以是情感的表達,亦有純粹敘述事件;就如事件背景、過程細節與個人經歷等。靈活地運用不同類型的寫作形式,如寫信給自己、關心的人或傷害自己的人,以及日記、詩歌、散文等。目的是讓參與者透過敘述事件的起因、經過、感受,沉澱思緒,反思經歷,以不同角度重新理解事件。

適合處理各種身心問題

寫作治療適用於各種身心問題困擾的人士,包括長期病患者、抑鬱及焦慮症患者、創傷後遺症患者、失眠人士、喪親者、癌症病人及照顧者。Candy表示寫作這一種渠道,可讓參與者透過文字寫出自己的經驗,還有以往不曾表達的感受;對於不喜歡說話或不擅長以說語表達情緒的人士,甚為適合。

曾有喪親者於寫作過程中,盡訴綿綿無盡壓抑於心底的傷痛。寫了一段日子後,再透過重閱過去的經歷,甚至倒過來以逝者的身份給自己寫信,深入反思痛苦經驗的意義,心態漸漸改變,書寫的內容改為向逝者承諾自己會努力生活,把思念轉化成積極向前的動力。

may_6_2013題:colo(u)r us(給我們著色) 圖:Madeleine Marie Slavick (http://touchingwhatilove.blogspot.hk/2013/05/colour-us.html)

愛與關懷 充滿人情味的療癒旅程

與Candy的對談中,深深感受到她與一眾輔導人員,對受情緒困擾人士的真切關懷;寫作治療原為解決困擾或抒發不快的情緒,他們卻將這種方式提升至表達愛意的層面。無論是建議參與者為家人寫出一封簡單的信件,並附上自製的小飾物;還是製作Happy Box,放入與開心回憶相關的物品,如情信或定情信物,送給家人或所愛;甚或協助一些晚期病患長者,製作人生紀念冊,以類似敘事式的回顧寫作,加入往昔相片,將他們的寶貴經歷與人生智慧傳承給下一代;全是充滿愛與關懷的表達!

在Candy分享的那一刻,段段溫馨情景彷彿活現眼前,令人相當感動!她還謙遜地說,聆聽受情緒困擾人士的經歷,看到他們如何處理、解開心結的過程;這正是從他們的生命中學習,汲取經驗,再去幫助更多有需要的人。

閉起雙眼你最掛念誰?……寫下讓你思念的人和事,感恩一切美好的回憶!

眼睛張開身邊竟是誰?……珍惜一直關愛你的親人,寫出當下幸福的感受!

may_4_2014題:life is a song(人生就是一首歌) 圖:Madeleine Marie Slavick (http://touchingwhatilove.blogspot.hk/2014/05/life-is-song.html)

延伸資訊:
因應受情緒困擾人士的不同需要,香港的心理學家、社工、輔導人員除了運用寫作治療,並會同時透過其他表達藝術與靈性修持的治療方式,如繪畫、音樂、舞蹈及冥想等,讓服務對象充分了解自己的身體、情感、思想,或作靈性溝通,以達至更佳的療癒效果。

香港大學並開辦表達藝術治療碩士課程 (Master of Expressive Arts Therapy),詳情可瀏覽:http://www.socialwork.hku.hk/programme/exat

如果你也有興趣嘗試以寫作治療處理情緒問題,最好先諮詢專業人士或輔導人員的意見,以便得到適切的協助。


香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主理的「賽馬會安寧頌計劃」,主要透過不同服務模式聯繫社區及醫療系統,為晚期病患長者提供全面的支援,強化現有臨終護理服務;並為相關的專業人員提供培訓,舉辦公眾教育活動等。

詳情可瀏覽:
http://foss.hku.hk/jcecc/zh/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