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啟廸】「成功不在頂峰!」首位登上珠穆朗瑪峰頂的盲人登山者Erik Weihenmayer以生命實戰告訴你……

Erik Weihenmayer登上珠峰頂的一剎 (相片由Erik Weihenmayer提供)

Erik Weihenmayer 與女兒Emma 和從尼泊爾領養的兒子Arjun ,還有他的導盲犬合照。(相片:Matt Nager)

日前,香港女教師曾燕紅成功登上珠穆朗瑪峰頂,成為首位登頂的香港女性。曾老師「講得出,做得到。」為身教學生而堅持承諾,令人感動。珠穆朗瑪峰令不少登山者著迷,亦誕生過不少傳奇。

傳奇誕生:首個登頂的盲人

十六年前的今天(5月25日)亦產出了首個登上珠穆朗瑪峰頂的盲人登山者,他是Erik Weihenmayer。十五年過去,Erik Weihenmayer 「仍然」 以首個登上珠穆朗瑪峰頂的盲人而為人所認識,但他認為這趟登山旅程的重要影響卻是在他登頂往後的十年發生。

俗話說「上山容易,下山難」, 真不錯! Weihenmayer告訴大家從珠穆朗瑪峰下來時十分艱難,「我的腿感覺像已經被拉扯太多的橡皮筋,人完全被風吹和日曬所傷,我甚至記得我的舌頭腫了。一般人在這些情況下或許會想很多不同事情,但身為一個盲人,我一心只希望能夠沿著平滑的路走下去,而不會撞上岩石。」

Erik Weihenmayer成為首個登頂的視障人士,登上美國時代雜誌封面。

在Khumbu冰川底部,Weihenmayer爬過了最條小溪後,呷著別人給他的一杯啤酒,心想:「哇,一切都太棒了!」。就在這時,領隊 Pasquale“PV”Scaturro 提醒大家說:

不要讓珠穆朗瑪峰成為你一生中最偉大的事情。

走下珠穆朗瑪峰才是冒險旅程的開始

當Weihenmayer從珠穆朗瑪峰回家後,四圍的歡呼聲圍繞,甚至淹沒他。他在城市巡遊中當主角。這時候,他隱隱意識到領隊PV在山腳說的話的意思。後來,PV和Weihenmayer 一起爬Clear Creek峽谷,PV舊事重提:「成功登上珠穆朗瑪峰最大的問題是,你得到了所有獎勵和照片後,你把它們放在你的房間裡,然後那個房間就成了博物館,更甚至可能是一個墳墓,你的生命已經在那裡完結了。」 PV告誡 Weihenmayer 不要因為爬到了世界頂端而停止生活。

邁開助人之路

山是一個美麗的安慰之地,也是經歷刺激冒險之地,甚至是一種癮,一種逃避現實生活的方法。 Weihenmayer 坦言起初不知道登上珠穆朗瑪峰頂後要做什麼,只是繼續登山,並在 2008 年完成了登上七大洲七個最高的山峰。有一天,Weihenmayer 收到一名住在西藏的視障德國女士Sabriye Tenberken的信,她正在管理一所盲人小孩訓練中心。在西藏,視障小孩因為不能看牛或做一些體力勞動工作,所以備受歧視,活在部落制度的底層。但這些孩子卻是西藏受過最多教育的孩子。受到Sabriye 邀請,Weihenmayer在珠穆朗瑪峰的北邊組織了一次攀山活動,帶著六個小孩上了一個超過二千海拔,叫做Lhakpa Ri的高峰。之後,又有人對Weihenmayer說:「那麼,美國的殘障人士怎辦?」 所以 Weihenmayer 和 Mark Wellman和Hugh Herr一起開始了美國無障礙運動,現在是一個非常有規模的組織,有30名工作人員,與成千上萬的人一起工作:年青人,身體殘疾的人,退伍軍人,以及正在尋找目標的人,幫助人們在遇上不幸後重建生活。

Erik Weihenmayer帶領西藏視障小孩登山。

高峰的一半

雪巴人總是告訴你,珠穆朗瑪峰的頂峰只是「高峰的一半」,真正的頂峰是當你平安回到基地營地。Weihenmayer亦有所體會,

頂峰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方,但真正的高峰是當登山者回到家中,拿著在珠穆朗瑪峰掙扎得到的禮物,並利用這些禮物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

對Weihenmayer而言,登上珠穆朗瑪峰頂仍然像剛剛發生的事情,但冒險旅程繼續在Weihenmayer生活中,以不同形式發生。Weihenmayer40歲時,開始學習划獨木舟。Weihenmayer繼續勇往直前,

Erik Weihenmayer以四十歲「高齡」學習划獨木舟。

我曾經做過什麼最偉大的事情?我老實說不知道。也許未發生。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