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系列所有內容 –

【新聞脈搏】「功夫女尼」向喜瑪拉雅山區居民運送防疫物資。她們以一身本領救急扶危,更協助女性賦權⋯⋯

在印度北部的喜馬偕爾邦(Himachal Pradesh)的拉豪爾(Lahaul),位於喜馬拉雅山的山區,由於地區偏遠,這裏接收不到電視和互聯網。當全球都受到新冠肺炎病毒侵襲,這裏的村民卻對此事所知甚少。

今年11月,喜馬偕爾邦共有481人死於新冠肺炎,尤其是 在一條名駝龍(Thorang)的村落,幾乎整條村的村民都染病。

幸而,數以百計身穿袈娑的女尼,長途跋涉,抵住高山的稀薄空氣,背著食米、扁豆、口罩和衞生用品運送到這些偏遠山區,同時教導村民防疫知識。近日,疫情嚴重,她們更日以繼夜將物資送到情嚴重的地區。

一位女尼吉格梅‧拉姆(Jigme Konchok Lhamo)說:「最大的困難是向村民解釋這個病毒的危險性。很多人未有認真看待這個疫情,也沒有認真做好防疫。」吉格梅和同伴發現,很多村民以為新冠肺炎與感冒無大分別,亦沒有洗手、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離。

吉格姆坦言:「我們也擔心染病,但恐懼難不到我們。」

在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市外的「天龍彌陀山尼院」(Amitabha Drukpa Nunnery)上,居住了一群比丘尼,她們均取名「晉美」(Jigme,藏語中「無畏者」的意思)。更特別的是,院內的女尼除誦經修行,也會習武,因此十多年前就有「功夫女尼」(Kung Fu Nuns)的稱號。現時寺內有約800位女尼,年齡由6歲至80歲不等,多數來自印度和西藏的窮困家庭。

院內的女尼每天3時起床,打座兩小時,然後集體誦經、練武。她們又會圍繞寺院跑步,跑上寺廟的梯級200級,然後爬下來。熱身運動完畢,分組練習各樣武術,包括刀、劍和棍棒等,連雨傘等特殊兵器也非常精通,甚至可以徒手劈磚。

「天龍彌陀山尼院」屬於藏傳佛教噶舉派分支的竹巴傳承(Drukpa Lineage),約有1,000年歷史。在這裏的出家人,不少是不丹裔。

尼泊爾社會男尊女卑的觀念根深柢固,女性一般早婚,婚後打理家務,很少接受教育的機會。在寺院裏,男性亦通常佔據所有領導地位,女尼負責寺中的日常事務和其他瑣事。

竹巴噶舉第十二世嘉旺竹巴法王(Gyalwang Drukpa)晉美白瑪旺欽(Jigme Pema Wangchen)決心改變這種情況,他大力提倡性別平等,提拔女性成為教派領導人,還聘請武術教練教授她們武術。他認為,習武能強身健體,還能鍛鍊人的耐力和集中力,有助修行。

此外,嘉旺竹巴法王還成立了國際慈善組織「Live to Love」,在喜瑪拉雅山的山區建設學校、診所和禪修中心等。

寺內一位女尼伊希(Jigme Yeshe Lhamo)今年31歲,來自拉達克(Ladakh)的她自少志願從軍,但12歲時失足跌進一條河裏,右腳多處骨折,經多次手術才復原,無法再參軍。她說:「有好一段時間,我情緒低落,經常哭泣,茶飯不思。」這種情況維持了數年。

2005年,嘉旺竹巴法王前往拉達克,主持一連串關於婦女賦權的工作坊,伊希得以與法王見面。伊希說:「他鼓勵我要掌握自己的命運,爭取婦女應得的機會。」伊希重拾自信,立志去幫助其他人,並在16歲時在「天龍彌陀山尼院」出家。

印度婦女經常受到男性威嚇。「Live to Love」前主席李妍慧(Carrie Lee)說:「竹巴噶舉派的僧人非常欣賞女尼。」然而,仍有不少位處喜瑪拉雅山的佛教團體,對此感到憤怒。她說:「他們幾乎每日都受到恐嚇,有人威脅要燒燬他們的佛寺,很多人出言褻瀆,情況在社區裏最嚴重。」

在2017年,全印度有32,000性侵案件,其中幾乎每日有超過90宗。「天龍彌陀山尼院」的出家人習武之餘,也開班教授婦女自衞術。

此外,女尼也經常協助社區的救災工作。2015年的尼泊爾大地震,居民死傷慘重,她們徒步到附近的村莊,幫助清除瓦礫和清理通道,並向倖存者分發食物和物資,幫忙搭建帳篷,還動手建造200間房子。

「天龍彌陀山尼院」在推動兩性平權上有很大貢獻,例如她們鼓勵更多尼泊爾女性出席原本只有男性參與的村會議。去年10月,美國非政府組織「亞洲協會」(Asia Society)頒發「亞洲創變者獎」(Asia Game Changer Award)予「天龍彌陀尼院」,以示嘉許。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