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脈搏】「十八銅人」全身塗滿金漆,而在印尼雅加達街頭出現的「銀人」,則以銀身照人,追求打賞。他們是演員?是乞丐?還是當中另有隱情?

時值晚上8時,在印尼雅加達西部的繁忙街上,3位赤足、全身塗上銀色漆油、手持銀色的箱子的人站在行人路旁。他們是雅加達和其他印尼城市近年出現的街頭藝人──「銀人」(manusia silver)。

其中一位「銀人」是25歲的阿爾凡(Alfan)。當交通燈轉為紅色時,路上的汽車或摩托車停下後,他會慢慢走到路中心,向駕車者深深地鞠躬,然後直立、提起右手到側額位置,向司機作出一個敬禮動作,眼也不眨地維持這個姿勢約一分鐘時間。

阿爾凡完成了他的「表演」後,再向駕車者鞠躬,然後趨前向他們討錢,待交通燈轉成紅色,便走回行人路,等待下一輪燈號變換。

「銀人」約2年前開始出現,他們通常走在雅加達及其他城市的街頭,像雕像一樣立著不動,以奇特的表演手法吸引路人付錢打賞。由於他們全身塗上銀色油漆,在晚上越見突出,令他們在媒體及網路上紅一時。由於「銀人」意外地成功,愈來愈多人加入「銀人」行列,靠討打賞過生活,甚至連幼童也跟著化身成「小銀人」。

阿爾凡原本是一位公共小型巴士司機(angkot),每日收入約10萬至15萬印尼盾(約7至10.8美元)。但自去年初爆發新冠狀肺炎疫情,生意清淡,收入降至只有3萬盾(2.15美元)。為了供養家中兩位年幼子女,他於是成為一位「銀人」。他說:「我討到足夠收入便會回家。前一天我晚上10時前已賺到8萬盾(5.7美元),於是提早收工。」

阿爾凡現時日間繼續駕駛小型巴士,晚上就在街上扮「銀人」。他說:「初時也會感到尷尬,不過人始終要生存。我們沒有犯案,也沒有迫人付錢。若人們肯付錢,我會感恩;不然也無妨。」

阿爾凡塗在身上的顏料,是用食油混合一些塗抹銀幕用的光油,再加上凝固劑而成,然而這些塗料附在身上絕不舒適。他說:「這些塗料令人痕癢,也會剌激眼睛發紅,因此人們經常問我們是否喝醉。」

在同一條路上,女銀人德西(Desi)也化身「銀人」在討生活。她把全身以至頭髮都染成銀色。她說:「我丈夫也是司機,而我原本任職售貨,但當局大幅限制商店營業,店主唯有遣散部分員工,我曾經到其他店鋪求職,但他們也沒有空缺。」

德西不幸受到顏料的影響,她說:「我身上出疹,每天要洗澡兩次,首先用洗潔精清洗塗料,再用肥皂洗澡,這樣雖然影響健康,但我有兩個年幼子女,小的只有3個月大。」

在蘇門答臘的明古魯省(Bengkulu)省會明古魯,35歲的布萊恩(Rian)也當了3個月的「銀人」。他本來在一間食肆任職,後來被裁員。布萊恩由早上9時表演到晚上10時,要忍受日曬雨淋,遇上炎熱天氣時更覺酷熱。他更兩次被警察拘捕,但受到警告後獲釋。

印尼是受新冠狀肺炎影響最嚴重的地區之一,國內商業活動大受影響,根據印尼國家統計局(Statistics Indonesia,簡稱BPS)的資料,去年8月有267萬人失業,失業率達7%,是2011年以來最高的數字。雅加達中央社會事務局局長恩卡普利・佩蘭金・安金(Ngapuli Perangin Angin)也承認,「銀人」的出現,是新冠肺炎疫情最值得注意的現象。

印尼警方近日也加強取締「銀人」,被捕後還會被罰款。不過「女銀人」德西說:「我晚上6 時後才來,而警方通常日間才抓人。」

此外,有演藝公司聘請小孩子擔任「小銀人」,也有小朋友自願扮演「銀人」,賺取零用錢。雅加達中央社會事務局局長恩卡普利說:「這是對兒童的剝削。」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