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脈搏】「摩西計劃」以大型水閘為威尼斯挽狂瀾,成效有待驗證。拯救水都還有沒有其他良方?

今年7月10日,在意大利的「水都」威尼斯測試「摩西計劃」(Experimental Electromechanical Module ,簡稱MOSE)。在意大利總理孔特(Giuseooe Conte)和一眾部長見證下,「摩西計劃」防洪系统的78道水閘在半小時內全部升起,將威尼斯潟湖及亞得里亞海分隔。測試達90分鐘,結果顯示,全部水閘順利通過測試,當局將於未來數個月繼續進行更多測試,直至明年底正式啟用。

然而,有專家憂慮全球暖化令水位上升,這項的防洪系統未必能長久阻擋洪水。測試當日,亦有反對人士聚集示威,指工程中興建的人工島使海水更快湧入,加劇水患。

這個號稱世紀水壩工程的摩西計畫,是威尼斯近代花費最高的堤圍工程,隱藏在海底的78座活動閘門,也是全球首創設計。「摩西計劃」這個名字寓意《聖經》人物摩西(Mose)將海水分隔的事蹟。防洪水閘全長1.6公里、共有78道水閘,升起後能阻隔比正常水位高3公尺的洪水,成功將亞得里亞海的海水阻隔。意大利總理亦坦言項目一再拖延是因為貪污,現在是時候向前看,他又說:「我們到此是為了測試,而非看遊行。」

「摩西計劃」工程,是在威尼斯的潟湖與亞得里亞海相連的三處出海口,包括麗都(Lido)、基奧賈(Chioggia)和馬拉莫科(Malamocco)建造活動閘門。這些方型水閘平日是嵌入海床上的大槽內。當海水高漲威脅威尼斯時,工程師便會將加壓空氣注入大槽內,讓這些方形閘門內浮起,擋住潮水。

有關設計早在1984年完成,並在2003年由時任總理貝魯斯科尼主持動工儀式,原定2016年完工。但2014年卻爆出有財團賄賂政客來獲得工程合約,於是工程一再拖延;去年又發現部分閘門出現鏽蝕。這個項目至今已耗費110億美元,較原本的預算高出三倍。

威尼斯近年水患嚴重,2019年11月,當地發生自1966年最嚴重的水災,潟湖水深一度高達1.87公尺;全市八成的地區,包括多處歷史悠久的教堂、廣場及民房等,估計損失達10億歐元,導致2人死亡。

然而,當地民眾對工程意見不一,有人認為工程是保護威尼斯的重要設施;反對一方則認為施工時破壞了瀉湖,施工至今洪水只有加劇,因為這使海水更容易進入威尼斯市內。

海洋科學家和環境學家表示,倘水漲情況經常出現,水閘會經常關起,這樣會令潟湖長期與外海分隔,減慢了湖水的流動,干擾了潟湖的自然生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簡稱 UNESCO)坦言,控制水災固然重要,但工程對工業和農業活動,以及對周邊環境的水文變化(hydrological changes),及潟湖的生態帶來不確定性。

現時潟湖已因鄰升地區排出的工業癈水和農田的農藥雨水流出,導致半水生植物大量死亡。欠缺了植物固定,潟湖底的沉積物被容易被冲到海裏,繼而令潟湖底部不斷被侵蝕。

意大利帕多瓦大學水文學(hydrology)教授彼埃特羅‧戴蒂尼(Pietro Teatini)曾提出一個更有野心的構思,就是用水將整個威尼斯城浮起來。戴蒂尼認為,做法是將海水注入威尼斯地底的蓄水層,只要讓地層上升20至30厘米,將可大大改善現時的情況。據2008年時的估計,整個計劃每年營運支出約1,100萬美元。但戴蒂尼的構思由於缺乏資金,至今未能實現。

可是,現有方案的工程建築和營運費用對意大利政府造成的負擔更為沉重。據估計,水閘每年的營運費用是1億1千萬美元。現時意大利政府由於疫情關係,國債已超越國民生產總值的160%,政府的財政已經相當拮据,到底屆時還能否支持如何高昂的營運費用?如果當初採用了戴蒂尼的方案,情況會否大為不同?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