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系列所有內容 –

【新聞脈搏】人工智能背後的科技勞工,竟是協助各大科技公司運作的「幽靈工人」(Ghost Workers)?

住在美國俄勒岡波特蘭的馬克(Mark Catt)原是一位辦公室文儀用品維修員,後來因為背部患,於是在2013年轉為一位自由工作者,「亞馬遜土耳其機器人」(Amazon Mechanical Turk,簡稱mTurk)在線上接工作。

「亞馬遜土耳其機器人」一個人力資源網站,2005年由科技公司亞馬遜建立,並由其營運。亞馬遜最初請一些外判工來清除清除掉電腦上的重覆頁面,後來發展成一個求職網站。「請求者」(requester)可在網站上發布工作(Human Intelligence Task,HIT),工人(worker)通過完成任務獲得報酬。2019年一項研究指出,全球有超過25萬位mTurk至少完成一項工作,其中大部分是在美國。

馬克現時可以在家工作,亦有時間陪伴兩位子女。他最喜觀的工作類別,是將Youtube的影片分類。

在印度的班加羅爾(Bangalore),卡拉(Kara)則在家中臥室的一角工作。卡拉是跟是微軟(Microsoft)的外判公司「環球人力關聯系統」(UHRS)接工作,專門替Google,Microsoft,Facebook和Twitter等過濾信息中的不當內容。

「土耳其機器人」的名稱來自18世紀的一個典故:有人誘使棋手在跟一台機器下棋,實際上是一位象棋大師在幕後操縱。

43歲的卡拉是一名家庭主婦,有兩位小孩,擁有電機學士學位。她有時會把兩個十來歲的兒子叫進房間裏,指顯示器上面一個大文字方塊裏面顯示的詞,問他們說:「你們知道這個詞是甚麼意思嗎?是不是粗話?」當他們認為有問題,卡拉就會在屏幕上按上「不可」鍵。

當人們每次登入Facebook(臉書)、Instagram(俗稱IG)和Twitter(俗稱推特)等媒體的時候,都會發現這些網站都有反暴力圖像和仇恨言論的政策,這些科技公司是怎麼推行這些政策呢?其實是人工智能和合作同工作成果。大部分提供支援服務的隱形勞動力,都是由一批自由職業者,他們與外判公司接下工作,賺取收入。

馬克和卡拉就是擔當這些工作的人。馬克每天約花五小時工作,通常每星期七天,在平台上每日賺取四十美元,略高於當地的最低工資,但同行而言已屬不錯。一項2018年的研究發現,他們每小時工資中位數只有兩美元。

馬克說:「我不覺得這些工作有甚麼任何價值。」他說:「我更認為大部分了解人們如何與數據合作工作。人們每天『Youtube』、『Pinterest』和其他照片分享應用程式,背後的調整工作都是由一群『mTurkers』做的。」

美國印第安納大學的人類學者瑪利‧格雷(Mary L.Gray)說:「幾乎每一間科技公司依賴這些外判工。」

瑪利‧格雷和電腦科學家西達爾特‧蘇里(Siddharth Suri)經過了五年的研究,聯合撰寫的《幽靈工作》(Ghost Work: How to Stop Silicon Valley from Building a New Global Underclass)一書。

格雷發現,「幽靈工作」主要分為兩大類,一類是訓練人工智能;第二類是網絡支援的工作,包括設定自動回覆留言。科技公司將這些工作分拆成很多微工作(microwork),外判予自由工作者處理。

「幽靈工人」和「微工作」的出現,意味著人工智能不斷進步,同時也創造出新的工作職位,例如在社交媒邊上,就有大量篩選信息和過濾暴力圖片等配套工作,都需要人工勞力的配合。

據估計,Facebook每日可以1,000億則各類資訊,相對於數目少的人力,根本無法監察。該公司的20,000位內容監控員(content moderator)每日要翻數以千計的相片,在很短時間內要決定那些色情、暴力或會挑動受眾情緒的內容。

加州大學聖地牙哥校區副敎授莉莉‧伊拉尼(Lilly Irani)說:「眾多大科技公司透過投資,創造了科技奇蹟,『亞馬遜土耳其機器人』則隱藏了這些奇蹟背後的人們。」

然而,瑪利‧格雷說,我們認為的幽靈工作並不是一份的舒適的職業(niche job),從業員主要是透過網上的求職平台不斷地尋找下一個工作,而這就使得他們的工作更加困難了。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