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系列所有內容 –

【新聞脈搏】兩情雙悅、父親首肯。日本真子公主婚期為何一再拖延?皇室之難題⋯⋯

一位是法律專業人士,一位是頗有公眾緣的皇室成員。2017年,日本德仁天皇弟弟文仁親王的長女真子宣布與平民小室圭訂婚,不少人期待這是一段童話式的婚禮。然而三年過去,真子公主(官方稱謂是「內親王」)婚期卻是一再拖延。

今年11月29日,文仁親王發表講話說:「憲法的規定是兩性雙方同意就可以結婚。如果兩人真的有結婚的想法,那麼身為父母的我們會予以尊重。」不過他也說,「我認為目前並非很多人接受和樂見這段婚事。」

事實上,從宣布訂婚開始,真子與小室圭的婚姻之路就是波折不斷,至今仍沒有清楚的日期時程。這件事逐漸引來社會迴響,並再度帶出皇族女性外嫁後的身分、以及皇室繼人丁凋零的難題。

在2017年5月,皇室對外公布真子訂婚的消息,對象是她在國際基督教大學(International Christian University)的同年級同學小室圭,彼此之前已交往5年。當時,小室正在一橋大學攻讀法律研究所,同時在東京的一間律師事務所任職。雙方更預定在2018年11月4日舉行婚禮。

真子曾在英國萊斯特大學(University of Leicester)進修

不料及後有小報爆出,小室圭的母親佳代和前未婚夫之間有一筆400萬日元(約36,000美元)的金錢糾紛,這筆部分款項部分是作為在學時的使費。

2018年2月,日本宮內廳發表聲明,真子的婚事將會延遲兩年。人們推測,日本皇室似對小室家未有妥善處理這筆財務糾紛表示不滿。

小室在婚姻尚未明朗的情況下,於2018年8月前赴美國紐約福特漢姆大學法學院(Fordham Law School)留學3年,預計在美國考取律師資格後再回國。由於小室和真子的親密關係,讓小室得以在美國生活時得到特殊待遇和僱用保鑣等權利。就皇室的角度而言,保障未來夫婿的做法合情合理,但因為先前的債務風波關係,不少人批評小室利用特權。

2017年,真子到不丹訪問

真子上月透過宮內廳表聲明仍然表示,與小室圭成婚是「必要選擇」,但現時這段婚事仍然難以確定婚期,仍要家人認同。然而11月30日,適逢是文仁親王的55歲生日,他首度親口證實:「認同兩人婚事。」也許父親的表態,會為她倆的婚事帶來曙光。

根據皇室規定,皇族的女性成員出嫁之後,必須要脫離皇籍,成為平民,再也不得參與皇室活動的公務。不過依據《皇室經濟法》中的規定,皇室將支付脫離皇籍的女性一筆補助費,由於這筆補助金在女性結婚後才會發放,所以日文的稱呼是「結婚一時金」。據估計,這筆「一時金」總值約1億5,000萬日圓(約144萬美元)。

這筆補助金規章,本無太多爭議。但因為小室家牽扯到金錢糾紛,民間開始有了各種謠言,例如小室家就是看上這筆達億元的一時金、要靠真子來救濟等。

另一方面,倘真子成婚脫離皇藉,會令皇室成員人數進一步減少。現時日本皇室有18人,40歲以下的成員只有7人,其中只有一位是男性,其餘的都是女性,包括德仁天王長女愛子,文仁親王女兒真子、佳子和幼子悠仁,還有前天皇明仁叔父崇仁親王的三位孫女。

明治維新以前,日本並未禁止女性繼承皇位,但在維新後公佈的新《皇室典範》,其中第1條便明確規定:「皇位、皇統只能由男性皇嗣繼承」,直接地否絕女性的皇位繼承權。因此過去曾出現過的女性天皇將成為歷史。2004年,時任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由於德仁和文仁都只有女兒,曾聘請專家討論修改《皇室典範》,讓女性繼承皇位。2006年文仁夫婦生下了長子悠仁,解決了這一代的繼承問題,但三位公主日後若出嫁而脫離皇籍,日本政府擔心日本皇室會變成「人力短缺」,執行公務的皇室成員將愈來愈少。

2012年,時任首相野田佳彥創設「女性宮家」和「皇女」的方案,即讓已婚的皇族女性能夠繼續保留皇籍,以「特別職位的國家公務員」身分,可以保持皇室相關公務活動。不過有關方案,仍須得到社會支持才能落實。

結婚與否?婚後又是何種身分?身為皇族中人的一舉一動,始終難以避開大眾的注目。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廣告:
推介:
焦點
蒂思∙洛格斯登∙華萊士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