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脈搏】南韓12年前一宗性侵案的犯人趙斗淳刑滿出獄,為何令整個社會又怒又懼?

2008年12月11日,在南韓京畿道安山市檀園區,當時年僅8歲的女童娜英(化名)早上上學時,被趙斗淳帶到附近一家教堂。趙先對她勒頸,然後不斷毆打她至昏迷,再強姦受害人,致其下半身嚴重受傷,需重建人造肛門和終生使用尿袋。

趙斗淳其實自1972年起,已多次犯案,身負17次前科,包括偷竊、性侵和傷害致死。檢察官曾強烈要求判趙斗淳終身監禁,但趙斗淳堅稱自己當時酒醉,法官於是判定他精神不穩定,判處12年有期徒刑,他已在今年12月12日正式出獄。

事件於2013年被改編成電影《素媛》,在國內多個電影奬中獲奬。

這宗案件造成的社會恐慌與大眾疑慮,並未因趙斗淳12年刑期結束。當地民眾興起的對性侵案件的批判、檢討之聲,也再次高漲,人們普遍認為懲罰過輕,及政府對出獄的性罪犯缺乏有效監管。

安山法院規定,趙斗淳在未來7年會受到監管,當中他須每天穿戴電子腳鐐,會有專人一對一的24小時全面監視,而他在5年內的行蹤都會被公開;此外,安山市政府規定他7年之内,血液中的酒精濃度須低於0.03%,即每天最多只能喝2杯燒酒,在晚上宵禁和禁止接近學校兒童的遊樂設施。他在安山的新居附近將會設置15部攝錄機,當局亦會派出更多警員在附近巡邏,以保障附近婦女的安全。

然而,消息一出,立即受到公眾質疑。尤其趙斗淳表示會返回京畿道安山市與妻子同住,更引發當地74萬居民的恐慌。當年受害女童的父親也表示願意出錢,請趙斗淳搬家,但趙斗淳妻子卻竟然只遷到舊居一公里外。據悉,受害者一家反而搬到安山另一區域。

京畿大學犯罪心理學系教授孔正植利用大數據分析,計算出趙斗淳再次犯案的可能性達76.4%。研究指出,從趙斗淳決定回到過去居住的安山市定居,可以看出他對受害者的同理心不足,加上出獄後可能受到社會的支持減少,他又有飲酒習慣、無法控制憤怒情緒等問題,都是潛在的危險因素。

該大學法醫心理學(Forensic Psychology)教授李秀晶說:「南韓法律對於醉酒的刑罰較輕,人們認為酒是勞動階層最能負擔的享受。」她說,趙斗淳犯下的18宗罪行,大部分是在聲稱在醉酒的情況下干犯的。

自趙斗淳刑滿出獄,民眾在監獄和趙斗淳的新居附近示威,亦有很多「Youtuber」到他居所附近網上直播和播放音樂,表示要懲罰他。

李秀晶認為,這些事件可說是「預計中事件」。她說:「今日會發生這樣的事,是因為監管制度未見有效。」她指出,國內每年發生60宗佩戴電子腳鐐的罪犯再次犯案的案件。她又說:「往後繼續會有高危的罪犯出獄,當局要趁機會引入更好的制度,以保障受害人的安全,和減輕社會的負擔。」

近年來,偷拍、性虐與剝削女性的罪案不斷發生,南韓民間不斷有有要求改革法例,加重對性罪犯的刑罰。2019年,有人發起行動,反對讓趙斗淳重返社會,共獲得60多萬人簽名支持,但礙於法規並未成功通過,更令社會人士感到憤怒,指責政客在12年來對性侵案件一無作為。

今年三月,南韓破獲「N號房」網絡性犯罪案件,現年25歲、綽號「博士」的主犯趙主彬被集團涉嫌在2018至2020年間,威脅、誘拐女子充當「性奴」,並將虐待片段分送到多個社交媒體聊天室,向會員收費。趙主彬被捕後獲判囚40年。

南韓「N號房」案件趙主彬

其實南韓政府對侵犯未成年人的性犯罪已進行了一連串司法改革,包括在2010年7月起,向侵犯16歲以下人士的成年性罪犯(19歲或以上)以注射藥物來「化學閹割」;2011年10月8日起延長訴訟追溯期,至受害人成年起計;2019年4月起,安排專員24小時一對一監視這些已出獄的性罪犯。

今年12月初,南韓國會才通過人稱「趙斗淳禁例」的新法例,公開侵害年輕女性的罪犯的姓名和住址,禁止他們接近學校,在上下課時段和晚上必須留在家裏。

然而,有網民批評動用大批人力物力保護釋囚,其中一人說:「如果有那樣的人力,會保護受害者家屬和趙斗淳家周圍的婦女嗎?」

受害人娜英的家人對當地報章說:「最令人擔心的是家人有機會再見到他的臉,雖然在日常生活中很難避免聽到有關趙斗淳的消息,我希望他們是知道越少越好。」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