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系列所有內容 –

【新聞脈搏】印度不少人為何會被宣稱死亡?有人花了18年證明自己在生,北方邦更成立了「死者協會」⋯⋯

去年,住在印度北方邦拉爾甘傑(Laljanj)的一位寡婦巴瓦尼‧戴維(Bhagwani Devi),突然發現她在官方紀錄上被宣布死亡,她原本可以承受先夫遺留的一所房子和一塊農地,將由小叔繼承。

巴瓦尼的女婿說:「她年老體弱,夫家的親人賄賂當地官員,宣布她死亡。」她又說,她已經70歲,年紀老邁,不知如何為自己討回公道。女兒和女婿更擔心她的人身安全,巴瓦尼的女婿說「既然她已被宣布死亡,即使有人殺害她,也沒有甚麼分別。」

事實上,印度有數以千計官方紀錄宣布已過世的人,但仍然在生。

1975年,住在印度北方邦的農民由拉爾·比哈里‧姆里特克(Lal Bihari Mritak)想向銀行貸款,打算開設一間手織工場。當比哈里向地方當局辦理身份證明時,職員向他出示了一份文件,表示有官方紀錄顯示他早已離世,而父親留下的一項物業,已由叔叔「繼承」。

比哈里1955出生於卡利拉巴德(Khalilabad),八個月大時,父親去世,母親後來再婚,移居到阿扎姆加爾縣(Azamgarh)的穆巴拉克普爾(Mubarakpur)村,由於沒有接受教育,自少當童工。不料他父親的家人趁他已遷離,宣稱他已過世,以他父親的遺產。

多年來,比哈里受盡困擾。他說:「人們當著我面說我已經死亡,更有人嘲笑我是『鬼』和『妖魔』。我四處奔走去證明自己仍然在生。倘若我接受這些官方記錄,就等如接受制度上的貪污情況,以後更不會有人相信我。」

此後,比哈里致函區、邦政府以致印度總理和總統,又試圖通過各種方法使大眾注意到他的情況,包括籌辦了自己的葬禮,又為他的妻子索取寡婦恩恤金。

比哈里在其後發現了邦內至少有100人在類似的情況下被宣告死亡。1980年,他在阿桑加爾縣成立了「北方邦死者協會」(Mritak Sangh或Uttar Pradesh Association of Dead People),專門協助全國有類似遭遇人士。同年,比哈里又在名字上加入「姆里特克」(意思是死者)加入在他的名字裏,並且以這個新名簽署信函。

在1989年比哈里參選總理,挑戰爭取連任的拉吉夫.甘地,但未有成功。他做這一切,都是為了證明他還活著。

比哈里雖然有些知名度,但還是經過十八年的努力,經過了漫長的法律程序,他的案件才終於在1994年被平反,當區將土地紀錄更正,他當初的死亡登記終於被宣告無效。

五年後,北方邦最高法院頒令邦政府對所有類似案件展開調查,又在報章刊登廣告,向所有「被宣布」死亡的人作呼籲。而北方邦死者協會至今已向約25,000人提供協助,又曾派出代表參與六個邦和地區的選舉。

2003年,比哈里被獲頒「搞笑諾貝爾和平獎」(Ig Nobel Peace Prize),表彰他身為「死者」仍然很有活力地生活,更發起了一場運動,對抗國內的官僚主義和那些貪得無厭的親戚。今年1月,一齣以比哈里的故事為主題的電影「文件」(Kaagaz)將會在國內公映,由寶萊活導演兼演員薩提許·卡素吉(Satish Kaushik)執導。

現時,比哈里、妻子和兒子在穆巴拉克普爾居住,他因為18年來受盡奚落,在2005年向政府索償2億5,000萬盧比(約3,400萬美元)。

然而,有更多印度人還未能討回公道。一位代表多位「死者」的律師克裏尚‧坎內亞‧帕爾(Krishan Kanhaiya Pal)說:「有些人在訴訟過程中過世,我也曾協助一些很貧窮的人們,他們甚至無法糊口。」他又說:「由於有很多個案,我們須加快程序處理這些問題,政府亦須認真處理這些案件。」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