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脈搏】台灣電影《幸福城市》探討何謂「幸福」?它本來就包含許多幸與不幸:當你看見了不快樂的事情,才會更明白幸福是甚麼!

《幸福城市》拍攝製作長達兩年,描述一個平凡的男人,在三個不同季節的夜晚,經歷了他人生三個重大的轉變(圖:電影劇照)。

幸福不是一個口號和廣告,它本來就包含了許多幸與不幸,就是因為看見了一些不快樂的事情,才會更明白幸福是甚麼。

在2018年第55屆金馬獎當中,台灣電影《幸福城市》以最佳原著劇本、最佳男配角、最佳女配角、最佳新演員等四項大獎入圍,更曾獲得2018多倫多國際影展站台單元競賽片首獎,作品在一個看似完美的國度中,以最諷刺和針砭的意味,交織你我心中最底層的無奈。

身兼導演和編劇的何蔚庭不僅以此片入圍最佳原著劇本獎項,他更以對故事的敏銳度,深刻刻劃許多人性的印記,讓曾獲得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的他,迸發更多敘事魅力,而演員李鴻其、丁寧、謝章穎的出色表現更讓人驚艷。

《幸福城市》故事描述,一個平凡的男人,在三個不同季節的夜晚,經歷了他人生三個重大的轉變。

2049年,老張與妻子玉芳住在名為「幸福城市」的高科技安養中心,先進智能的生活提供了老人所需的一切,也包括疏離與孤獨。在那裏的一個寒冬夜晚,老張回顧自己的一生,卻只有遺憾,究竟是誰造成的?

他回想四十年前那個悶濕的夏夜,小張回家撞見妻子與副分隊長志偉不堪的一幕,原本以為努力擁有的幸福美滿,卻換來憤怒與羞辱。他只想逃離這個家。不料在街頭晃蕩時巧遇逃家少女艾拉,兩個寂寞的靈魂注定要交會。

這夜晚和艾拉的邂逅,就像他十八歲那個下著雨的夜晚一樣難忘。高中生小小張因為偷機車被扣留在警局,而遇見神秘女子王姐。當時仍然單純的小小張,並沒有想到這個夜晚會是他遺憾的開始⋯⋯

片中男主角遭遇種種不幸事件,但偏偏片名卻取為《幸福城市》,有著強烈的對比和衝突(圖:電影劇照)。

何蔚庭導演過去作品參與國際影展經驗許多,但因為《幸福城市》全程用三十五釐米底片拍攝,以及敘述方式特別,從未來到現在再回到過去,首度在大銀幕放映也讓他更相信當初決定用底片拍攝是最正確的選擇,它不只是好故事、好內容、好演員,更有強烈的影像風格,非常迷人。

有趣的是,導演用倒敘手法拍攝,以及親自寫的這個故事讓三位飾演同一個男人的高捷、李鴻其、謝章穎,都遭遇到這麼不幸的事件,但偏偏片名卻取為《幸福城市》,有著強烈的對比和衝突。

何蔚庭分享,《幸福城市》雖然不是自己的親身經歷,但確實會有些一樣的憤怒、悲傷、沮喪心情。而且這世上發生了許多不幸,但在面對不幸時,其實還有許多幸福在每個人的身邊,端看你怎麼去發現和捉住。而之所以用倒敘法拍攝,是希望觀眾在看完《幸福城市》會覺得不那麼絕望。

何蔚庭希望觀眾看完電影後,不會對人生感到那麼絕望(圖:電影幕後花絮照)。

何蔚庭導演擅長以小人物的故事帶出獨特觀點,這次在《幸福城市》中,同樣以一個再平凡不過的男人──張冬陵的一生來描述他所經歷改變人生命運的三個夜晚。張冬陵由高捷、李鴻其、謝章穎分別詮釋老年、青年、與少年時期。

導演曾分享,電影故事發想來自於台灣社會新聞事件。倒敘手法一切從未來開始,再回到過去,充滿了曲折。「《幸福城市》道盡人的一生面貌,期待觀眾都能在這部片中找到屬於自己的存在。」

《幸福城市》是一部非常動人的電影,導演利用對社會與政治的批判將多種類型編織在一起,不僅展現出高超的技巧,同時也能保持以人為本的敘事核心,精神非常完美地貼近現實生活。

轉載自遠見雜誌:
https://www.gvm.com.tw/article.html?id=54737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台南永仁高中三年級陳俊仲,以輪椅完成第一棒任務接棒給同學(圖:永仁高中)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