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脈搏】日本「饒舌」(rap)組合以他們的作品反映被視作外國人的感覺。由南美回流的日裔人的身份認同和處境⋯⋯

2018年11月,一隊由幾位從南美回流的日裔年輕人組成的「饒舌」(rap)組合「Green Kids」推出了他們的第一首作品《E.N.T.》,談及他們成長的經歷、貧窮,特別是作為回流移民,卻被視作外人(gaijin)的感覺。

《E.N.T.》的音樂短片在靜岡縣的磐田市的東新町取景。這個社區曾有不少自巴西回流的日裔人聚居。

「Green Kids」領隊Acha生於1996年,父母是第四代的日裔秘魯人。他說:「過往這裏的回流人士,不論老幼,喧鬧一片,就像在國外一樣。」現時,樓房有很多空置單位,四周一片寂靜。

「Green Kids」由六位成員組成,包括領隊Acha、Barco、DJ Pig、Crazy-K、孿生兄弟Swag-A和Flight-A。六人的父母都是巴西的第四代移民,約在1980年代回流日本,隊員在日本學校讀書,能說流利日語。

日本「饒舌」(rap)組合「Green Kids」

Swag-A和Flight-A回想當初回到日本,父母由於付不起葡萄牙語學校的高昂學費,便將他們送往一間本土學校。Swag-A說:「起初同學互相介紹,我因為不懂日語,就哭起來,雖然老師說我可以說葡萄牙文,但這令我覺得很失禮。」

幸而兩人很快就和同學校熟落起來,但卻又不能和上葡語學校的小朋友相處。直至認識了同時回流的隊友,大家對於被視作外來者,感同身受。

日本政府雖然致力大量吸納外國的人才,但他們要獲得永住權以至入籍日本卻殊不容易。近年由於體育界和樂壇出現不少外籍日裔人士,令日本要面對混血人士的問題。例如剛奪得美國網球公開賽的網球手大阪直美(Naomi Osaka),她的父親是美籍的海地人,母親則是日本;美國NBA籃球隊華盛頓巫師的八村壘(Rui Hachimura)擁有非裔和日裔血統;此外,還有擅唱巴薩諾瓦(Bossa Nova)的歌手小野麗莎,她生於巴西聖保羅。

日本人移民南美洲,可上溯至19世紀60年代,當時正值明治維新,放開了土地自由買賣,大量失去耕地的農民被迫進入城市工作,有些更離鄉別井到國外謀生。巴西1822年脱離葡萄牙統治,到1888年的奴隸制,需要大量的勞動力。1895年日巴兩國簽訂了「日伯修好通商航海條約」,准許日本人移居巴西。

1908年,第一批781位日本人在日本政府安排下,乘坐笠戶丸號輪船前往巴西,此後更出現了多次的移民潮,至今巴西已出現所謂「日系五世」,即第五代日裔移民。估計現時巴西的日裔人口大約有160-200萬,約佔巴西人口的1%,其中約60%是巴日混血兒,他們大部分居住在聖保羅州。

然而,巴西日裔在上世紀70至80年代日本經濟騰飛之後,又興起了移民回流的現象。1990年代,日本開始呈現人口老化、勞動力不足的情況,更多日裔巴西人回流。其中靜岡縣是五十鈴和山葉車廠的所在地,因此吸引了大批巴西人遷入。到2007年,居住在這兩縣的巴西人一度高達31萬。

2008年,全球發生金融風暴,嚴重打擊了日本的製造業,這些回流的日裔人首當其衝遭到裁員。2018年,日本修訂移民法,第四代移民倘離開日本,將會喪失居留權,他們倘要回日本居住,將要重新申請。

在巴西聖保羅出生,在1990年代回流日本、目前在武藏大學任教石‧安杰羅(Angelo Ishi)說:「日本政府為海外移民劃分了一條界線,官方認為第四代巴西移民已失去了與祖國的緊密連繫,他們與日本的血緣亦淡薄了。」他又說:「很多第四代的日裔移民認為日本政府很無情,覺得很難受。」

靜岡文化藝術大學國際文化學科教授池上重弘指出,有些回流的年輕人在日本完成學業,通曉日語和葡語,亦能晉身日本的企業。他說,日本一方面說要由各國吸納人才,但國內有一批人力資源卻未被充分利用。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