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脈搏】日本為何盛行出租家人服務?是填補人生的不足,還是迴避衝突,個中有甚麼文化因素?

2009年4月,日本東京發生了一宗倫常慘案,32歲的已婚婦人五十畑理惠涉嫌遭外遇對象桑原武殺害。

這宗表面看來是一般的情殺案,原來大有內情。時年31歲的桑原武其實是受五十畑理惠丈夫聘用的「分手專家」。桑原武刻意在超市邂逅五十畑理惠,發展出親密關係,再由一名私家偵探社的人員偷偷拍下兩人私會的照片,作為五十畑理惠丈夫申請離婚的證據。

然而這宗個案完成後,本來已有家室的桑原武卻對五十畑理惠動了真情。五十畑理惠得知真相後,向桑原武提出分手,卻慘遭對方殺害。桑原武結果被判處15年徒刑。

「分手專家」(別れさせ屋、Wakaresaseya)是日本的獨有產業。一項調查顯示,在網絡上至少有270間「分手專家」刊登廣告,提供服務。東京立教大學精神醫學教授町沢靜夫(Shizuo Machizawa)指出,日本文化迴避衝突,遇上糾紛會選擇以中間人來協助調解。他說:「中間人在日本文化中非常重要,然而隨著社會轉變,許多中間人都不見了。因此,商業服務興起來填補這個空缺。」

在日本,除了「分手專家」,還興起了出租男女朋友、臨時伴侶的服務,連家人也可出租,包括丈夫、爸爸、孫子等各類「替身」(レンタル家族)也可以出租。

2019年,著名德國導演韋納.荷索(Werner Herzog)拍攝了一齣名「浪漫家庭」(Family Romance, LLC)的電影,以半紀實形式呈現了出租家人行業的概況,其中一家名為「浪漫家庭」的公司的創辦人石井裕一,也粉墨登場,扮演出租父親或家人。

石井裕一原本是一位廣告、電視和電影演員。約12年前,當時他24歲,有一位單親母親的朋友,因為四歲的兒子無法被心儀的幼稚園取錄,於是請石井裕一充當自己的丈夫出席入學的面試。及後石井裕一萌生了創立這盤生意的念頭,發展至今,現時他的公司至少聘有2,000名各式各樣的替身。

石井裕一和萬優

在電影中,介紹了石井裕一的一位客戶,是一位 12 歲的小女孩萬優(Mahiro),她父親在她兩歲時過世,但母親卻一直謊稱只是與父親離異。由於生活在單親家庭,萬優在學校經常受到同學取笑與欺凌。後來,她的母親僱用了石井裕一扮演她的父親。石井裕一一直定期給予萬優照料和愛心,前後達八年之久,直至她高中畢業。

他說:「在日本,核心家庭是主流,單親家庭往往被邊緣化。沒有『完整家庭』的人,經常在各個階段經歷社會上的歧視眼光。」出租家人服務,就是幫這些人找到替代者,為他們建構一個完整家庭。

電影中也拍攝了一段日本傳統婚禮現場,一半以上的賓客其實是「租來的」,卻能打造毫無破綻的熱鬧、親密祝福盛會。另一位主角市之川龍一成立了出租家人公司「勵ましたい」,意思為 「I want to cheer you up」(我想讓你開心)。市之川龍一指出,他看到找上門的人,通常已經對於關係、情感和社會期待等感到相當手足無措。

一個非政府組織「New Start 」更僱用了一些姊妹,主動接觸一些「繭居族」(ひきこもり,hikikomori),協助他們重投社會。

日本國際醫療福祉大學心理學教授龜口憲治(Kenji Kameguchi)過去30年一直努力在日本推廣家庭治療,但在崇尚堅忍克己、趨避衝突的日本社會,心理治療仍然被貼上負面的標籤。他認為,出租家人以一種非正規的方式,履行了一些團體治療的功能,例如心理戲劇治療(Psychodrama Therapy)。他說:「 在這種治療中,受助人會表現或以即興的方式重演過去情景或心理過程,這種事件重演可以達到對談無法達到的效果。」

他又說:「即使人們無法告訴别人自己有甚麼的問題,但仍然可以透過與他人的互動,將問題呈現。就像佛洛伊德心理治療的『移情』(transference),這可以看作是一個過程,將一些幼時或過去人物重現。」

出租親人的現象,探討了一個日本以至現代社會的一個矛盾:人生是否只是不同的角色扮演? 人們究竟需要一種甚麼樣的親密關係?這些都十分值得我們深思。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