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系列所有內容 –

【新聞脈搏】禮帽、披肩、紮孖辮,玻利維亞女子摔角(Cholita Wrestling)選手,在擂台上下都是鬥士⋯⋯

今年12月11日,在南美玻利維亞首都的拉巴斯(LA PAZ)埃爾阿爾托(El Alto) 的綜合體育館(El Multifuncional),舉行了九個月來首場女子摔角比賽,這項賽事由於新冠狀疫情蔓延一度暫停。

當日參賽選手之一,是綽號「美女鬥士」(Gloria La Luchadora )的柏德利西亞托利斯(Patricia Torres)說:「我想證明我們在擋台上下都是鬥士,我們可以勝過疫情,復原過來。」她說:「我當女摔角手已經十年了,我是個單親媽媽,因為這門專業,我有更多時間教養子女,也有能力讓他們上學和接受教育。」

在平常日子,埃爾阿爾托安排三日,舉行女子摔角(Cholita Wrestling)賽事。

比賽前,穿著玻利維亞傳統褶邊裙和圓頂帽,綁著辮子的女摔角手列隊繞場一週,群眾呼聲四起,為她們打氣。比賽鐘聲響起,兩位摔角手露出認真的眼神,糾纏了一輪後,一方向著觀眾取笑對方,另一方不甘示弱,爬上繩角縱身躍下,成功把對方壓倒在台上。

擂台上兩位摔角手落力對打,期間雙方也出言挑釁、向台下觀眾抛下爆谷,甚至獻吻,不難理解整場比賽都是事先編排過的一場表演,然而,在場的觀眾盡情投入,紛紛喝采。比賽在一片歡笑聲中結束。

摔角手除了好身手,也懂得與觀眾互動,掀動他們的情緒。一直協助摔角手的珍妮‧哈拉(Jenny Jara)解釋道:「通常一場比賽上都會有一個好人、一個壞人,而每次比賽結果,扮演好人的那一方總是會獲勝。」

二十年前,女子的摔角比賽,只是加插在男子比賽間進行,後來,熱衷推廣這項運動的胡安‧馬馬尼(Juan Mamani)看準了這個商機,於是主辦了純女子的的摔角比賽。事後證明馬馬尼眼光獨到,當地的女子摔角受到人們觀迎,也吸引了遊客前來觀賞。

哈拉是原住民艾馬拉人(Aymara),她指出,當年推出這項活動,多半是想以「首次有女性上擂台」為賣點。不過對所有參加的女摔角手來說,一切遠比「上場搏鬥」有著更多層面的意義。

女摔角手除了要證明婦女的地位也不比男性低,同樣可以跟男人一樣打摔角。她們對傳統服裝的堅持和執著,希望把這種傳統延續下去。

「Cholita」一字是貶抑詞,在西班牙時代統治時期,指歐洲殖民者和南美洲原住民的混血後代,帶有對低下階層人民蔑視侮辱的含義。其後,當地原住民艾馬拉人和克丘亞(Quechua)仍飽受歧視和壓迫,有些地方甚至會禁止擁有原住民血統的人進場。由於這些原住民婦女喜愛穿著傳統服飾,「Cholita」泛指原住民婦女。

在女子摔角賽出現後,選手們反而會自稱「Cholita」,強調她們以自己的身份為傲,女摔角手也會穿上玻利維亞傳統褶邊裙「pollera」、編起長長的辮子和戴上圓頂帽,來顯示自己的身份。

玻利維亞著名女摔角手卡門雷莎

現年四十九歲、藝名卡門雷莎(Carmen Rosa)的波羅尼亞‧安‧喬克‧西爾維斯特(Polonia Ana Choque Silvestre)可說是國內最著名的女摔角手,她在2001年開始參與摔角運動,現已成為國內家傳戶曉的女子摔角手,人稱「摔角冠軍」(La Campeona),曾多次接受國外媒體專訪。

雷莎首次參與摔角,已是兩子之母,當時她到聽有人說,女子並不適合摔角,應當返回廚房裏做飯。她說:「男人根本不想我們打摔角。甚至很多艾馬拉族的女性也說,這是一男性的運動。當時我對自己說,我要證明女子也可以打摔角。」雷莎更希望透過這種運動,改變國人「大男人」文化,對抗女性暴力問題。

此外,隨著社會發展,有原住民各行各業,包括登山嚮導、參政和新聞工作者等。2005年,玻利維亞更選出歷來首位原住民總統埃沃·莫拉萊斯(Evo Morales)。

一位原住民丹尼爾‧奎瓦斯(Daniel Cuevas)說:「雷莎在擂台上搏鬥,人們每天在抗爭,帶領我們的下一代前進。」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