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一番專訪】院舍姑娘Bingo見證腦退化症日漸受重視:從 「痴呆 」 到精彩

現為賽馬會耆智園個案經理的黃姑娘(Bingo)幫助一直很多腦退化患者和他們的家人適應患病生活,令腦退化患者生活繼續精彩。

護士學校畢業的黃姑娘誕下孩子後,選擇從醫院病房的火線退下來,改為任職院舍護士,希望工作穩定平順。然而,在因緣際會下,認識了腦退化症,改寫了她的職業生涯,甚至人生觀。

腦退化等如痴呆?

黃姑娘當初如一般院舍的護士,每天規律地工作,包括派藥、打針和量血壓等。對她而言,「老人痴呆 」 (這正是從前大多數人對腦退化的了解) 便是她每天眼見被綁在大班椅上,不大活動的長者。直至一天,院舍獲得「胡平基金」資助,黃姑娘負責帶領一班患有腦退化症的院友到處 「吃喝玩樂」,希望以不同方式 「激活」 他們的生活。特別項目完結後,黃姑娘本應回到原本的崗位上,繼續派藥、打針和量血壓等。但黃姑娘深覺自己 「返唔到轉頭」,「我發現自己對安老的理念不同了,心裡不斷想如何可以幫助患上腦退化症又在院舍生活的長者活得更好。」

其時,黃姑娘看到耆智園的招聘廣告,心裡不禁狐疑,耆智園作為當時全港唯一一家照顧腦退化症患者的中心和院舍,究竟做些甚麼?「成班腦退化長者在一起,可以做甚麼?」 黃姑娘經過兩次應徵,終於加入耆智園成為個案經理。

人人有權活得好

黃姑娘強調患有腦退化症的長者只是患了病,但他們有權享受生活,「他們並不痴呆,你只要用心望著他們的眼睛,你便會感覺到與他們的聯繫。他們在中心裡會參與活動、讀報紙,還會下廚煮飯。」黃姑娘強調「以人為本」對待患上腦退化症的長者,「我們照顧他們的生活細節時,例如房間佈置和生活日程等,患者的喜好是首要考慮,最重要令他們開心。」

在幫助患者保持自我照顧能力和開懷情緒的同時,黃姑娘另一重要任務是支援患者的家人,難怪不少患者的家人說黃姑娘是他們整個家庭的個案經理。黃姑娘最少一個月會見患者家人一次,彼此交流長者在中心活動和在家的生活情況。很多時候,這也是家人哭訴減壓的時刻,「家人很期望我可以解決患者的行為問題,我當然與家人一起盡力而為;但現實是很多問題無法解決,例如失禁問題,若問題不能解決,便唯有正面面對。」

經歷重病,身同感受

黃姑娘曾經歷重病,導致聽力受捐,需要佩帶助聽器,她沒有怨恨生病,反而感激這個經歷幫助她更明白病人和家人的感受,「助聽器幫助放大聲音,變相令佩帶者長時間處於嘈雜環境中,很不好受,我也不想帶,所以我現在明白為甚麼長者不喜歡帶助聽器。」

黃姑娘相信人可以創造奇蹟,「我的病令我成為一個真正的護士,可以治療人的身體,也可以治療人的心;人的心好了,身體也會好起來。」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