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啟廸】只需明白我

富燊 文員

我人生的第一個畢業禮,即是幼稚園的畢業禮,學校就不讓我參加和拍照。母親哀求了很久,才同意等所有同學排好位後,讓我進去拍一張照。

因為,我被全校認定是破壞份子,與老師對著幹,摑了女同學兩把掌。因為,那個女同學拿了放在我面前的玩具,我認為玩具在我面前,就是我的,別人不准拿走,說她不聽,就摑了她兩把。因為,老師經常將我放在課室的角落,教游水的老師,將我的頭栽在水裡,這樣的老師,我還要對他好嗎?直到今日,我看見水就發抖了。

我被抓去評估,專家說是嚴重的過度活躍症。

小學,與老師和同學,三天兩日便初則口角,繼而動手,但仍然是個小孩,容易制服。中學,初而口角,繼而動武,學校的椅子、書桌都是我的武器,拿起來就擲。

母親不停的要見家長,每次電話響,她便心跳加速。

我很精於讀書,英文自然就懂,中學入了Band 1英文學校,父母十分開心!不到一年,學校對母親說:

「他讀書很好,但操行很差。學校裡讀書好的多的是,但沒有人可以制服他,請他離開吧!」轉了第二間龍蛇混雜的學校,同學知道我情緒有問題,故意撩我,當然又是打架收場。

每次打架我都贏!很有滿足感,人人看見我,都指著說:

「阿強來了!」 人人調頭就走,我覺得自己很棒!又要轉校,來到筏可中學。所有人都認定我是拽人,只有班主任吳老師,是第一個認真的「研究」:

「你為何會這樣?」

建議我再做評估,終於,證實我是「聰明版的自閉症」阿氏保加症的患者。

此後,每次情緒要爆發時,吳老師幫我盡快冷靜,每次我長篇大論固執辯論時,吳老師不介意付出時間,聽我說我的偉論。

從懂性開始,我就被孤立,一直到中三,才有人認同明白我。假如,早在小時候就明白我,我的路便不會行得這麼艱難。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