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啟廸】起跑線 vs 加油站

撰文:徐偉賢Peco

我在大埔出世,父母是漁民,在元洲仔捕魚為生。六兄弟姐妹中,我排行最小。我出世時已搬上樓,一家八口住在三百呎的公屋裡。因為家庭經濟環境不好,自然跟別人作出比較:

「為何同學都有新款的遊戲機、玩具?」

「為何人家的房子比較寬敞和漂亮?」

「為何我長得這麼矮?如果可以長高一點就不會那麼容易給其他同學欺負!」

我讀中二時,大姐已經就業,儲錢買了一台鋼琴。在三百呎公屋裡,鋼琴顯得是一件美麗奢侈而龐大的傢俬,讓我忍不住要亂彈。後來姊姊安排我去試學,結果便開始愛上這件樂器。回想小時候,我的手指曾被電擊、被燒熔的蠟和門柄猛力關上而受傷,想不到長大後還可以用雙手彈琴,相信是上帝的保守。彈琴讓我感到自己變得有價值,家人朋友的讚賞令我得到認同感,所以大概三年多時間便考取了八級證書。

因為中學成績不理想,無法升讀原校中六,為了滿足家人意願,到夜校報讀中六。奈何夜校的環境很難讓我投入,最終我選擇了退學!退學後,投考演藝學院音樂系!

經過兩次面試後,真的考進去了!後來才知道鋼琴系每年收不多於五個學生,自覺幸運被選上。我必須付出雙倍努力去彌補自己的不足。期望越大,壓力越大,反而失去享受音樂的心,又未能掌握老師有如「王家衛」電影般抽象的教導,讓我無所適從,更懷疑自己不懂彈琴,信心跌到谷底。但原來,谷底也未必是壞事,因為這樣我才理解人的力量有限。

面對學業上的挫折,我想小學時背誦過的聖經金句:

「在人這是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

聖經金句提醒我重新依靠上帝,又讓我看到自己心靈不健康,過份看重別人的意見,讓自己不開心。

然而,上帝讓我知道音樂不是用來炫耀自己,而是單單和別人分享!從此,對自己價值有不同定位,如釋重負,豁然開朗!

演藝學院畢業後,開始流行音樂創作。音樂創作帶給我機會接觸不同人,為不同機構寫會歌。然而,每次出席傷殘人士、長者、小朋友等活動,反倒被他們面對逆境時的樂觀鼓勵。後來,音樂創作路也有瓶頸位,當時失去創作熱情,幸好認識到畫家朋友 Eric Ng,他鼓勵從來沒有學過畫畫的我勇敢去畫。過程讓我感到快樂和釋放,每完成一幅畫作,感覺去掉一個憂慮,從鬱悶漸漸走出來,重新得力。在2015年更舉辦了首個畫展!另外,也有機會為不同音樂劇創作音樂,擔任音樂總監和演員。

感謝上帝給我豐盛的人生,祂沒有為我設什麼起跑線,他只在我生命中設下很多加油站,為我打氣,鼓勵我忘記背後,努力面前,陪伴我向著標竿直跑!

本地創作歌手徐偉賢在中二開始學習鋼琴,三年後﹝1994年﹞即考獲八級鋼琴証書。2004年,徐偉賢成為創作歌手,推出大碟《演奏給……》。過去曾為多位著名歌手撰寫歌曲, 包括謝安琪《活著》《雨過陰天》、陳奕迅《歲月如歌》《兄妹》、何韻詩的《願我可以學會放低你》。

【我們的起跑線】系列文章獲全球華人基金會授權在《活一番》刊出,謹此鳴謝。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