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智慧】苦難與天真 ── 心愛教育系列之十三

作者陳明明老師在中學任教多年, 始終擁抱熱誠, 學生就是自己的孩子。現在退休了, 為”活一番” 寫了這組文章, 從學生成長的角度看教與學, 看這個世界。他希望藉此和老師 – 尤其是新入行的年青老師 – 分享和交流。歡迎回饋!

新年假期完結,報章新聞描述一個公路上鐵騎士冒險奔越三條行車線,在車輛飛馳間,勇救16歲特殊學童的故事。據說學童錯過要乘搭的校車,竟然背著書包,獨自在馬路上向前走,脫離險境後,也只懂重覆說出「返學、返學」的字句。

根據報導,救人英雄認為此舉微不足道,只希望市民不要冷漠,「幫到手就幫」。

根據目前的制度,需要特殊照顧的孩子,進了特殊學校,稍為好一點的,屬於有特殊教育需要的(SEN)數量更多,接受融合教育的方排,進普通的學校,期望得到合適的幫忙。可惜,有老師慨嘆,特殊學校之外,進了一般學校的孩子也不見得有多幸福!

聖誕假期前一星期,到中學擔任代課老師。中一的課節佔三分之一,每班才不過兩三堂。雖然四班同學的學業成績有分別,論到自我管理能力、上課守規習慣、待人處事方式等,差別就不那麼明顯了,總的來說,令人不舒服,站在他們面前,竟如深入苦海。一切一切,有資深老師歸咎于融合教育。

其中一班,請假的老師是兩個班主任之一。休息時間,走到他們的課室,跟正在課室內嬉戲的同學聊天,這是上課以外的第一類接觸。

第二類接觸:第四天的午膳,輪到我看管他們,一邊吃飯,一邊留意同學的舉動,聽他們談天說地,間中插嘴,與他們對話。發覺他們其實都很天真,除了一些貌似較成熟,不時低頭竊竊私語的,多數同學都毫不掩飾,流露著小孩子的單純,跟上課時瀰漫的偏執倔強,坐立不安、漫無目的,心神恍惚等比較,完全兩樣。即使最愛語無倫次或語不驚人死不休的那幾個,交談時也頭頭是道。不禁想到,這一班怎會是無可救藥呢!

第三類接觸:代課最後一個早上的聖誕慶祝會,先是課室內的分班活動。本來只打算坐在一旁,協助維持秩序,他們到底是小孩子,遊戲節目也有點拖泥帶水,忍不任還是要出手相助。

慶祝會下半部分在禮堂進行,四班同學分坐在地上,班主任們習慣站在同學後面,或間中走動監察。我站了一會後,選擇坐在同學中間,一同參與,跟他們一齊笑,一齊叫,甚至互相爭奪比賽過程中陸續贏得的小獎品。這麼一來,發覺更容易「控制」他們,可能同學都把我看作他們一分子,彼此照應。我樂在其中,享受這種師生關係。

不少學校掙扎如何為SEN提供有系統的支援,好讓課堂學習正常進行。

也曾聽過教師說:「SEN?都是儍的吧!何必理會!」想都是一時意氣,或實在吃不消,又或是孤立無援下觸發的牢騒吧!

代課的這班,當中SEN的情況可能不算太嚴重,短時間內,同學感到受尊重,能夠和老師對話,覺得被接納,氣氛已經很不同。粗略計算,和這班孩子短暫相處才不過五小時,就在聖誕歌聲中戛然而止。尾聲是被一個總是口不擇言的同學纏著不放,誓要我給他留下親筆簽名!

「惻隱之心,人皆有之。」難以想像自己有如那馬路飛將軍,救孩子於水深火熱中,其他場合,遇到困苦的孩子,能夠承擔嗎?但願幫到手就幫!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