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啟廸】我們只活一次,要活得不枉此生

[編者語:香港中文大學校長沈祖堯教授日前主持了他內任最後一次的中大畢業典禮,他勉勵畢業生:「我們只活一次,所以要活得不枉此生。」且細閱他發言全文,看看身為教育工作者的他如何反思教育,當中給我們甚麼啟發?]

作者: 沈祖堯

首先,我衷心祝賀各位應屆中文大學畢業生。這一年,我們共有4000名來自八個學院的本科生,以及6000名研究生完成學業。今天,你們步入人生的新階段,祝願大家鵬程萬里,事業順遂。

每年驪歌高奏,同學畢業在即,大家難免有點不捨。大家在課堂和圖書館互相切磋,在服務學習、海外探訪,在困難裏共同進退,彼此扶持,這些光景只能留存於回憶中,永久珍藏。

 

致畢業同學最後一席話

今年,我難免比往年多帶一點感慨,因為我已離卸任不遠。相信不久之後,我便會回到診症室、實驗室和教學室,負上教研和行醫的職責。這是我最後的一次畢業典禮致辭,有些肺腑之言,我想向各位傾吐。

回想過去數年的工作,實在感到有些愧怯,也深感慶幸。我慶幸有一群孜孜不倦的老師和教育工作人員,為中大盡心盡力,而他們當中有許多人服務大學多年。我愧怯交集,因為我知道教育是最艱難,卻也是最值得經營的工程;教育的基業不靠一磚一瓦,而是靠汗水、涕淚,為師者以身作則,不問收穫的熱忱而建成。過去七年,我們經歷了俗稱3+3+4 的課程改革、政治風波、意識型態的辯論及衝突。慶幸在這一切困難之中,得到我的團隊、無數教職員無私的奉獻,才得以一一渡過。

 

虛懷若谷 和而不同

作為教育工作者,如果我們不教導學生虛懷若谷,懂得凡事以不同觀點考量,聆聽和接納不同的見解,原諒得罪我們的人,扶貧助弱,方正不阿,如果我們的畢業生只求個人利益,不會自問對別人和社群有何責任,我們還未算完成教育的使命。

作為一所教育機構,如果我們沒有向社會說明,人人生而平等,應享美滿生活,如果我們沒有提醍學生尊重別人,如果我們沒有向世人證明,創意和發明能改善人類生活,如果我們沒有展示保護自然資源和生態才可與其他生物和諧並處,如果我們未能傳承中國文化、哲學等學問,以保存我們身分的認同,達到結合傳統與現代,融滙中國與西方,我們還未算滿足教育的要求。

作為你們的老師和啟導者,我們希望大家不要等到「校友日」才回來母校,我們總希望你像朋友一樣拍拍我們的肩膀,我們期待你一起為這偉大的學府出一分力,為中文大學面臨的挑戰而奮鬥。若畢業後的你與母校如同陌路相逢,我們還未算達成教育的夢想。

 

「剩下來的才是我的教育」

正如 James Byrant Conant 所説:「當你把所學過的東西都忘掉,剩下來的才是我的教育。」我冀望你在中大學過的一點一滴,對你自己、社會、國家,皆有所用。

 

2016年度的畢業生:我們只活一次,所以要活得不枉此生。

 

原文刊於灼見名家,本網獲授權刊登。

沈祖堯

畢業於香港大學醫學院,加拿大卡爾加里大學生命科學博士,香港中文大學醫學博士。2010年獲委任為香港中文大學第七任校長,中國工程院院士。 1985年加入中大教學醫院威爾斯親王醫院擔任醫生。1992年加入中大醫學院擔任內科學系講師,其後獲晉升為內科及藥物治療學系講座教授及系主任、醫學院副院長(臨床)、醫學院副院長(常務)。2008至2010年出任逸夫書院院長。2007年獲委任為莫慶堯醫學講座教授,以表揚他在預防及早期診斷與消化系統相關的癌症方面有傑出貢獻。 2003年非典型肺炎疫症爆發期間,沈教授積極進行抗疫工作,與另外兩位香港醫生同被《時代》周刊譽為當年的「亞洲英雄」。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