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天使在身邊】曹星如:這輩子從未聽過的掌聲

撰文:曹星如

我五六歲開始學打拳,但一直無心練習,爸爸、哥哥都是著名的業餘拳擊冠軍,但我只是「玩玩吓」,做事只有三分鐘熱度,拳術遠遠比不上他們。人生正式踏足拳壇,純粹因為中四畢業後找不到工作,就在總教練及經理人Jay的邀請下,加入拳館做助教。

在這裹,我得到一個至今難忘的花名—「爆胎如」。

這個花名,很貼切地形容了當時的我。参加拳擊比賽,需要非常好的體能,每次賽前當然有嚴格訓練,但我自小懶散,練習打拳經常「偷雞」」,每當到了重度訓練的時候,就悄悄溜走。平時操練偷懶,可能其他人沒有察覺,但上到比賽擂台,就完全露餡。

現在大家常常說我連續打贏很多場,是「X連勝」」。但說來慚愧,其實我「X連輸」更多。以往打業餘拳賽的時候,輸得太多,多到自己也不好意思。在第一回合,通常我表現得有板有眼,技術良好。但到了第二回合,由於平時練精學懶,缺乏體能,時間一長就力氣用盡,勇猛狀態頓然消失,失敗收場。每次出場比賽,都是虎頭蛇尾,就像車子爆胎漏氣,所以有了「爆胎如」這個稱號。

到了2011年,香港第一次舉辦職業拳賽,我在Jay的鼓勵下報名參賽,此時才懂得害怕。自己這麼懶散,體能這麼差,不但害怕失敗,更害怕敗壞了拳館的聲譽,以及影響外國選手對香港選手的看法。

現在回看,「害怕别人失望」竟然是我人生的轉捩點。為免令香港人沒臉,為免教練失望,一向有如冬眠的我,忽然有了毅力,顧意接受比以前艱辛幾倍的訓練。

職業選手的訓練的確很辛苦。正式出賽前,先在香港接受重度訓練,其後再遠赴菲律賓接受三個月的高度集中訓練,大幅提升體能。訓練生活,就是一早起床跑步,然後整天練習,以往我不愛打拳愛打機,但這裹當然不可以打機,只有被人打的份兒。練習的時候,兩人對打,會被打到整臉都腫起。有時力氣不濟,被對方按在繩邊狂打,對手毫不留情,我全無擊之力。鍛練最得最辛苦的時候,心想:「不如放棄算了!不打就不用辛苦了,何必自討苦吃?」

自小以來,我的性格都不太堅毅,心中常常想著放棄,可是,一想到家人、朋友一路以來的支持,以及教練的指導和訓練,自己想怎樣變得全不重要,反面最怕令愛護我的人失望。

經過了似乎水沒有盡頭的艱苦訓練,我一直不肯定自己有沒有進步,直至上台前一刻,仍然很緊張。在人生第一場職意比賽,我痛苦地打足四個回合,腦海中一片空白,只知道要不斷出擊,總共打出六百多拳,最後终於勝出。

我仍然記得比賽完结那一刻,全場所有觀眾,一起站立鼓掌。四周響起我這輩子從未聽過的掌聲,滿身血水與傷痛忽然都沒有感覺了,心中湧起說不清是激動、痛苦還是成功的情緒,第一場的熱烈掌聲,在心中永遠難忘。

現在,已經打了二十一場職業拳賽;下一場比賽到底是勝是敗,沒有人知道。我只能每一場都當作第一場比賽,毋忘初心,盡力做到最好。每一次比賽,我仍然渴望聽到令我激動、熱血上湧的掌聲,觀眾的認同,是我最大的動力。希望下一次在比賽場上,可以聽到你的鼓勵掌聲。

曹星如
香港首位職業西洋拳拳擊手,職業生涯攝録得21連勝,2016年登上世界拳擊組織(WBO)超蠅量級手排名第一位。

原來天使在身邊】系列文章獲慈善同學會授權在《活一番》刊出,謹此鳴謝。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