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當孩子有情緒時,請別再說這些話了,允許他們用九十秒去經驗情緒……

圖:網上圖片

現今父母不易當,當今孩子更不易,必須要有高度的意識,才不致被情緒困擾。上星期周末「Vast Sky共修團體」[1]舉辦的《感恩每一天家庭正念退修營》更印證了我的觀點。這個退修營要求雙親必須陪同子女出席參與,活動有全家一起參與的,也分別有夫婦組、小學組和幼稚園組。

我負責帶領幼稚園組,有很多的觀察。其中在退修營的第二天,我們叫孩子躺在大畫紙上,幫他們畫其「人形」。他們很喜歡,「印」了他們的人形後,便叫他們自行選擇顏色,塗畫自己的內心,把「開心」和「不開心」畫出來。其中一位叫「大貓」(化名)的小孩選了黑色畫筆,用力地一筆一筆地塗畫,還邊畫邊說:「我很嬲,我很嬲,嬲到好似火燒,燒到全部變成黑炭。」我問他:「你嬲誰?」「我嬲我的同學,我嬲很多人。」「有幾多人?」「七百、八百個。」「你嬲他們甚麼?」「我嬲他們搞我,不跟我玩。」他繼續塗畫,在人形公仔內塗滿了粗黑色,其後又在人形外畫了許多波浪線條,我問他這代表甚麼?他說:「這些是電,我想『電死晒』他們!」

看著看著,我終於明白為何他要跑來跑去,連大休息都不能安躺;躺下不一會,便起身往四周跑。最初,我以為他只是一個好奇心非常強的孩子(我確定他不是過動兒)。及至此刻才明白,是他內裏沒有疏導的情緒,讓他躁動不安,停不下來,也明白為何他說練習深呼吸會感到不舒服,因為深呼吸讓他碰觸到內裏積聚的情緒能量。

活動完結後,我與大貓的母親傾談。我問大貓:「我可不可以告訴媽媽你畫畫的情況?」他點頭說可以。他好奇我們的談話,站在母親旁邊聆聽,不一會卻忍不住跑開了,過了不久又跑回來,跟著又走開。忽然,他因被人逗而尖叫發怒,他跑到我和他母親之間。我彎下身,靠近他,望著他,問:「你是不是很不開心?」這一問,他立即扁嘴,放聲大哭。母親連忙用手輕拍他背說:「冷靜,冷靜點!不要哭!」我絕對相信媽媽是出於愛,也相信這是她面對孩子生起情緒時的習慣反應,但也許不覺察這舉動對孩子的影響!這樣會壓抑和否定孩子的情緒,非但不能疏導和釋放情緒,還會讓孩子覺得自己不好,不應該有情緒,不開心是不應該的、不好的,然後衍生自責,連帶產生更多其他的負面情緒。

於是我叫媽媽停止這樣說。我對大貓說:「我知道你不開心,哭吧,哭出來你會舒服點。剛才你畫了很多『嬲』,你心裏一定有很多不開心的地方,你可以把它們也哭出來。」聽到此話,他尖叫得更厲害,聲撕力竭地大叫,哭聲更大。「很好,能哭出來就好!不用怕,媽媽和我在這裏陪伴你,你很安全!」我鼓勵他。奇怪,這樣陪伴他,允許他發洩,只過了兩三分鐘,他便安靜下來,不再哭了。他止了哭後,我把他的小手放在他的小腹上,叫他深呼吸,留心小腹升降,大約呼吸了五下,他說感到舒服了。

最近,我與楊國強教授主持「情緒孩子與父母情緒」工作坊時,楊教授引用腦神經解剖學家Jill Bolte Taylor的「九十秒規則」研究,它解釋了不壓抑情緒的重要。原來情緒一被觸動,大腦就會釋放化學物質,洶湧通過全身,但這些化學成分只要九十秒就會從血液中消失。即是說,只要我們不去壓抑情緒,容讓它自然通過,九十秒後就會散去。這麼說來,我們就會明白,如果我們壓抑情緒,那些化學物質就會積存在身體裏,造成阻塞了。

父母們,當孩子有情緒時,請別再說:「冷靜點!」、「不要哭!」之類的話了!允許孩子,也允許自己用九十秒去經驗情緒吧!


[1]「Vast Sky共修團體」是由一群中大教職員、社工系畢業生組成的共修團體,每月共修一次,藉此彼此滋養、支持。核心人物梁玉麒教授(Timothy)說沒有共修的團體會失卻靈魂,但若只有共修而沒有服務,團體則會流於虛浮。因此,「Vast Sky」每月堅持共修,每年為本港的幼兒家庭提供兩天的「感恩每一天家庭正念退修營」,以愛服侍,費用全免。今年是第二屆,兩年來共有十六個家庭受惠。今年有九個家庭參與,孩子由四歲至十一歲不等。退修營的十多名導師義工們都是專業社工或資深的正念修習者,陣容鼎盛。

分享這篇文章

相關文章

【生活智庫】各類型音樂對身心有不同好處

如果你偏愛某類型的音樂,就可能錯失其他類型音樂對身心帶來的好處。節奏強勁的音樂令人提高警覺和專注;輕快的音樂令人樂觀和持正向的態度;慢節拍的樂曲能夠平靜思緒和令肌肉放鬆,是減壓良方。音樂能對我們的身心產生作用,背後的原理是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