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融社會】經驗和習慣是助力,還是阻力?雲門老師變學生,舞出不同感受

四位台灣雲門舞集舞蹈教室的老師來港參與「舞動所能」工作坊,從老師搖身一變成為學生,角色轉變,思路轉變,重新體會「舞蹈」與「學習」。

舞蹈老師也要從頭學跳舞?

四位美麗的舞蹈老師甫坐下,即散發出舞者的典雅氣質,一舉手,一坐下,也像是特別優美。四人之一,謝明霏笑言自己比較資深,自然地開始分享來港學跳舞所為何事。她們四人也是雲門舞集舞蹈教室*的老師,希望將美好的事情,貼近每一個人,讓每個人用身體去感受,享受舞動身體的快樂。她們抱著同一信念來港探索:所有人生下來就可以跳舞!這正是「舞動所能」要表達的可能性。

用力甩掉習慣

爽朗的陳韋栗不諱言從老師變成學生是個蠻大的挑戰,「從前教學時,不斷提醒學生要突破自己才會進步。今次自己來當學生,便更加了解到要突破自己,實在需要很大力氣去嘗試,才有機會成功。」

游文菁本著一顆開放的心來學習「舞動所能」,「我很想了解不方便的身體是怎樣的一個面貌,其實不一定是有障礙的人才需要思考如何跳舞,我們任何一個人若受了傷或老了,身體狀態一定會改變,但絕不應被排除在舞蹈之外。」

人如其名的趙苑純說話溫婉,她發現從新學習令她有新的發現,「這幾天,一直跟自己的身體和習慣打杖,不單打破了一些舊有的框框和習慣,與其他參加者『碰撞』後,更發現很多新想法,促使我再次思想『對』與『不對』;『可以』與『不可以』。」苑純希望回到台灣,經過思考和沉澱後,會發展出一些新體會,並應用到教學上面。

游文菁跟老師Alito學習聆聽拍檔的身體語言。
謝明霏與老師Alito透過互動,建構舞動。
四位雲門老師和舞動所能創辦人Alito Alessi (前右一),與舞動所能老師Scarlette Cheng (前右二)合照。

四人都感謝老師Alito 的啟發,讓她們換個角度來看「舞蹈」這回事,也令她們在一個「太」熟悉和安全的環境裡燃起了新的火花。謝明霏特別感謝每一位同學,「他們盡情的跳,就是一種分享,讓別人從他們身上學習。」

習慣成自然,習慣也帶來安全感,但習慣不一定可以令你進步或快樂。試著走出你的安舒區,重新學習一樣事情,你會發現生活燃起了很多快樂小火花。

*「雲門舞集」由林懷民於1973年創辦,是台灣第一個職業舞團,也是所有華語社會的第一個當代舞團,成就享譽國際;而雲門舞集舞蹈教室則於雲門舞集廿五週年(1998)時成立。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