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融社會】 連我也可以跳舞,即是沒有人不可以跳!

從「舞動所能」再思尊重與共融

「舞動所動」導師丸仔 尊重不同能力的舞者,欣賞彼此間的差異。

演藝學院排舞室中,一班傷健人士一起隨著音樂翩翩起舞:有的坐在輪椅上,有視障的,有聽障的,有智障的、有專業舞者,亦有業餘舞者。當丸仔一叫道:「花車,花車」,本來在自由舞動的舞者熟練地以美妙姿態「依附」在輪椅上,讓輪椅舞者主導方向、速度和轉向等,安心繼續在輪倚上一同起舞。畫面煞是美麗。

反思覺醒

丸仔是全港第一個考獲「舞動所能」導師證書的舞者,他當年遠赴南美哥倫比亞學習,就是希望所有人也可以跳舞。他笑言自己是「舞動所能」的最佳代言人,「因為我有個大肚腩,絕對不像舞蹈員,連我都可以跳舞,即是沒有人不可以跳舞。」丸仔直言「舞動所能」跟輪椅舞不同,輪椅舞是改了舞來「遷就」有障礙的人,而「舞動所能」則是讓舞蹈員本身的原來動作發展成為舞蹈。丸仔不斷強調舞者之間的「不同」和「差異」是互相學習、發揮和迸發更豐富空間的關鍵。

「球王」周達榮從2009年開始跳舞,他雖然身腳痙攣,但雄心壯志,「我最想將足球動作,例如射波和剷波融入舞蹈之中,也想練習在輪椅上做高難度的新動作。」

互相學習

David是演藝學院的舞蹈老師,專業造詣可想而知。David跟「共生舞團」的殘障舞者一起跳了幾次舞後,最深深感受到「限制」和「放下」的樂趣,「自己一向跳舞有既定的動作和節奏,和有不同特別需要的朋友跳過幾次舞後,發現在跳舞期間,若因一些限制而做不到某些已計劃的動作,而即時改成其他舞步,原來更好玩!這是我向殘障朋友學習的!」

參與了「共生舞團」幾個月的Iris讚賞殘障舞者的勇敢和率真,「你只要看過他們的演出,你一定會被感動得落淚,他們也提醒我要拆掉跳舞的框框。」David附和道:「看見本來要坐輪椅的朋友隨著音樂擺動身體,甚至在地面上無拘無束地滾動,我完全感受到他們的快樂和力量。」

「通過舞蹈,我們可以建立一個誠實反映社會的模式,讓所有人都能參與其中。物質,不同的心理狀態,獨特的思維方式也不是真的問題。真正的問題是人們分離,彼此孤立。如果你還活著,你可以跳舞。與這樣多元的人一起跳舞是一種快樂和特權。」

舞動所能藝術總監 Alito Alessi

Alito Alessi將首次親臨香港教授舞動所能導師培訓課程入門 ,請勿錯過!詳情及報名,請按此

舞動所能

Alito Alessi和Karen Nelson於1987年創立的獨特舞蹈方式,自1989年以來,由Alito帶領發展。舞動所能使用即興舞蹈來促進殘障人士與健全人士之間的藝術表現和探索。舞動所能的使命是為所有人創造跳舞的機會,希望通過舞蹈和運動,來自不同背景的人們連繫在一起。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