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融社會】「希望世界不再需要我!」舞動所能創辦人Alito Alessi 期盼著!

舞動所能藝術總監Alito Alessi、Emery Blackwel和Jana Meszaros正表演Alessi最新作品「The Third Wheel」 (Andy Nelson/The Register-Guard)

每年的4月29日是世界舞蹈日。這個節日始於1982年,以紀念法國現代芭蕾舞之父喬治•諾韋爾(Jean-Georges Noverre)。今年(2017),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下的國際舞蹈委員會更首次在世界舞蹈日舉辦國際舞蹈研討會,以「我們一起跳舞(We, Dance Together)」為題在上海舉行一連三天的研討會和工作坊,讓過千名來自世界各地的舞者聚集和交流。

三十年前創辦「舞動所能」的 Alito Alessi 和他的舞團成為研討會的其中一個焦點,聯合國邀請了Alessi 成為主講嘉賓、表演嘉賓和工作坊導師。Alessi 還特意創作了全新的舞蹈「The Third Wheel」(編者註:The Third Wheel 是美式俚語,意思類似廣東話裡:阻礙情侶拍拖的電燈膽。),以表達任何人不想被孤立或被遺下。

Alessi 對於聯合國選擇「舞動所能」為2017年世界舞蹈日的代言人,深感榮幸。「國際舞蹈委員會讓不同能力的舞者站在舞台上,這是『舞動所能』三十年來努力下的成就,也是我們一個里程碑!」Alessi 顯然不滿社會這幾十年來只走了這一小步,「看待能力有差異者,三十年前的社會簡直是災難,這些年頭似乎改善了,但仍然很『差』,那些進步也很表面,例如多一、兩輛無障礙巴士,電視劇裡出現了一、兩個坐輪椅的角色。」Alessi 強調真正需要調整的是人如何看待其他人。

Alessi 來港帶領「舞動所能」導師工作坊,推動人人皆可舞。

真的人人皆可舞嗎?

Alessi 為推動「舞動所能」馬不停蹄,剛完成上海的國際舞蹈研討會,便來港帶領「舞動所能」導師工作坊,班上的同學能力差異甚大,有專程從台灣和日本來的專業舞者、有智障的舞蹈初學者、有坐輪椅的參加者。真的人人皆可舞嗎?

Alessi 的說話彷彿有魔法一般,他請同學們想像自己是一間屋,然後和組員一起自由地跳舞。同學聽罷後,翩翩起舞,各人舞動身體的力度,幅度,型態各異,但出奇合拍和諧,場面美麗感人。

Alessi 的說話彷彿有魔法一般,不管是初學者,還是肢體殘障者聽罷他的指示也翩翩起舞,場面美麗感人。

Alessi 在1979年創立自己的舞團。當時這顆耀眼的新星開始想,若與身體動態不同的人一起跳舞會是怎樣的一回事?他舉辦了第一個工作坊,並展開了「舞動所能」的一趟旅程。Alessi從沒把人看成「健全」或「殘障」,即使他的媽媽、妹妹同叔叔都因不同原因,需要長期坐輪椅,「所有人都是人,只要我們拋低『殘障』這形容詞,衝破世界給能力差異者設下的各種困難,你會看到不一樣的人和事。」

學習聆聽別人!

人人平等的概念深植於 Alessi 心裡,致令他對「權力」和「等級」也有一番體會和洞見。Alessi觀察到社會存在很多不平等的權力等級,例如,「健全」大於「殘障」;「男」強過「女」等,因此他常提醒同學在跳舞時要學習聆聽夥伴的回應,不要濫用權力,強人所難。

真正的聆聽也許是高舉個人價值的現代社會中,人們最弱的一環,Alessi 強調刻意練習是必需的;「聚焦在當下一刻亦有助用心聆聽,只要將之訓練成習慣,便不難做到。」

說著未來,Alessi 希望這世界有一天不再需要他,當人人也實踐「舞動所能」的核心理念—把每一個人平等看待,「舞動所能」和我也不需要存在了。

Alito相信人人皆有權享受舞蹈!

Alessi 不單是一個成功推動共融的舞者,他更加是一位人文價值倡導者!你也願意像他一樣堅持信念,為社會帶來改變嗎?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