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融社會】不要忽略年輕家居照顧者:他們有甚麼特別壓力?社會該如何支援,讓多方同時得益?

談到照顧家庭中的長者、病患者或殘疾人士,我們很容易聯想到那些人是上有高堂、下有年輕子女的中年人,又或是長者的伴侶,但事實上,很多照顧者其實是年輕人。以加拿大為例,根據該國統計局的數字,2012年有一百九十萬名年輕(十五至二十九歲)家居照顧者,正在照顧他們的祖父母或有健康問題或殘障的家人。

按照當地一個社福機構的調查,年輕照顧者用於照顧家人的時間,跟四十五至五十四歲年齡群組所花的時間相若,而其中一小部分每星期平均用約三十小時照顧他人,接近五分一(19%)更表示正在照顧三個或以上的家人。

顯而易見,照顧家人的職務會對這批年輕人的日常生活造成影響。加拿大統計局發現,有約五分一仍在唸書的年輕照顧者表示,照顧事務妨礙到他們的學業。至於正在工作的,有超過三分一表示,照顧職務曾導致他們下班遲到、早退或需要請假。另外有12%受訪者表示,他們需要削減工作時間。對於做兼職工作和領取最低工資的人來說,這樣會構成一定的財政壓力。

由於社會上很多人並沒有注意到年輕家居照顧者的數目如此龐大,現行的政策和支援系統往往不能回應他們的需要,而是主要針對較為成熟的成年人。年輕人照顧家人所要面對的挑戰跟成年人不同:他們處於每個選擇均可能影響未來前途的人生階段,擔當照顧者的角色可能令他們的很多人生大事都要延遲,包括畢業、升職、置業、結婚和生兒育女等。

二十四歲的Stephane Alexis就是一個好例子,他需要長期照顧患上腦麻痺的二十一歲弟弟Torence。他解釋:「弟弟不能說話,也不能平衡身體,需要完全依賴別人二十四小時照顧他。」

自從Torence中學畢業後,就失去了制度上的支援。由於他們兩兄弟的母親需要全職工作,也要做家務,Stephane決定和父親分擔照顧弟弟的責任:「照顧他的感覺並不好受,但是我該為家庭作一點犧牲。」他又指出,社會往往誤會,家居照顧者都是女性。「看著爸爸怎樣照顧弟弟,我了解到那是另一種形式的男子氣概。他教導了我,有些事情必須關心,以及要照顧家庭。」不過,他也擔憂:「我不能永遠這樣繼續下去,擱下自己的理想和目標。我該怎樣選擇?如果我不再照顧弟弟,情況會怎樣?」

雖然這種處境會對年輕人構成困難,但是也不無益處。獲得家人照顧對長者和病患者的好處固然不言而諭,而對年輕人來說,在人生早期已有照顧他人的經驗,可以讓他們未來有更明確的人生目標或方向,也可以建立與長者之間的同理心;而且,照顧他人所需的心態和技巧,也是任何課堂也教授不到的。因此,社會各界需要做不是免除他們的照顧職務,而是在政策和制度上給予支援,讓他們在學業、工作,以至經濟等層面都獲得合理的對待。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