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融社會】跟二次大戰種族屠殺倖存者直接對話: 決心消除仇恨,史匹堡新方式演繹「舒特拉的名單」

走進美國南加州大學校園新建的博物館,你可以跟二次大戰中大屠殺的倖存者直接對話。一個真人比例的波蘭倖存者 Pinchas 活現在你面前,你更可以問問這個「人」不同問題:「你今年多大?」、「在大屠殺中,你怎樣活下來?」。這個活現在牆上的「人」會一一回答你的問題。

這是著名大導演史提芬史匹堡的最新力作,但不是電影娛樂,而是教育,目的是提醒公眾:不要讓仇恨萌芽和散播,「可惜,我們的世界正往這方向走,仇恨已經在全球普遍存在,甚至被視為理所當然。」史匹堡慨嘆。

Pinchas Gutter 是一位在大屠殺中倖存下來的波蘭猶太人,導演將他的故事重新設計,製作了倖存者基金在美國南加州大學校園的最新展覽。

這個預先錄製的人工智能錄像對話系統,可讓參觀者與16名種族屠殺倖存者交談,內容涵蓋對上帝的「質問」、倖存者個人歷史等。

Pinchas 的視像證詞,配合月前聯合國通過種族滅絕法70週年活動,向公眾發放,希望世人透過故事,更深入認識種族屠殺的歷史。

這個剛對公眾開放,佔地一萬平方英尺的展示廳,是1993年「舒特拉的名單」的延伸。史匹堡當年派遣了一支全球最優秀的攝錄師大軍來記錄大屠殺倖存者的故事。他們錄下了超過五萬多條大屠殺倖存者的錄音及視覺歷史檔案,總時數達十二萬小時。

展覽館現時正展出來自65個國家,43種語言的錄像見證,以及藝術家受倖存者啟發的而創作的藝術品。

尼古拉·安東尼的鋼鐵雕塑,名為《記住我們父親的話語》。

史匹堡認為,除了要認識歷史,也要針對現世的種族屠殺發聲。他說:「很多人以為大屠殺屬於過去,但其實種族屠殺天天在世界各國活生生上演。」所以史匹堡亦有派攝影師到盧旺達和柬埔寨等地,記錄種族屠殺的慘況和難民的心聲。

在年初的紐約Tribeca電影節上,《舒特拉的名單》獲重播,不單全院滿座,史匹堡還遇上了25年前首次觀看《舒特拉的名單》的觀眾。史匹堡決定將《舒特拉的名單》重新在電影院播出,因為「人們還願意聆聽倖存者的心聲,而且世界其實真的需要聆聽他們的聲音,因為種族滅絕重未隔斷過。」

今年12月全球約有1,000家影院上映《舒特拉的名單》。

史匹堡憶述,最難忘當年在波蘭拍攝集中營部份,「我想在舒特拉所到過的地方進行拍攝,包括 Płaszów 強迫勞改營。我們在波蘭克拉科夫拍奧斯威辛集中營外面拍攝,建造了一個軍營,在那裡拍攝了四個月。當我們完成拍攝,乘火車離開奧斯威辛時,我們所有人就像進入電影中的死亡集中營一樣,全然靜默。那是我經歷過的最寒冷的夜晚。」

電影中,天真紅衣小女孩的死亡憾動了舒特拉的心,使他逐漸從一個以利益為先的商人變為尊重生命的善人,最後,更將賺取的金錢換取一份生命的名單。
電影中,天真紅衣小女孩的死亡憾動了舒特拉的心,使他逐漸從一個以利益為先的商人變為尊重生命的善人,最後,更將賺取的金錢換取一份生命的名單。

史匹堡指出,全球反猶太主義和仇外心理仍不斷升溫,種族鴻溝日益擴大。「人們視仇恨為理所當然,因為我們的領袖也是肆無忌憚地公開散播仇恨,這是一個很大的變化。我們看到它首先發生在歐洲,然後再發生在波蘭,我從未想過它會像過去兩年一樣存在於我們家中。」因此史匹堡還想繼續擴大影響力,「我們正研究建立一個免費的網上平台,讓所有人可以免費在網上看到這些視像故事。此事希望可以在2019年底完成。」

在佛羅里達州、紐約州、伊利諾伊州和加利福尼亞州的大屠殺博物館播放的虛擬現實紀錄片《最後的再見》,帶領觀眾進入德國佔領的波蘭的 Majdanek集中營。
史匹堡快將72歲,鬍子變白,但當他討論電影時,他的灰綠色眼睛仍然閃閃發光。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