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脈搏】「N號房」事件再揭網絡性罪行,南韓婦女始終不能擺脫受害者命運?

南韓近日爆出「N號房」事件,社會震驚。據報疑犯威迫女性作出各種性虐行為,拍攝後在網上聊天室播放片段。事件受害者已多達74人,年齡最小的只有11歲,而估計曾經加入聊天室中的付款用戶更超過26萬。

一位受害人近日在南韓電台上表示,她在2018年讀初中時,由於想找生活費,於是在對話應用程式上貼文。不久,有人在聊天室回話,表示找一個兼職員工,每月可以有400萬韓圜(約3,300美元)收入。

回話者向受害人展示了很多股票和滙款的照片,營造是有錢人的假象,以騙取她的信任。後來回話者進而促使受害人提供照片,開始只是身體影像照片,後來更要求受害人上傳一些性行為的視頻。她前後上傳了40多個視頻。

事件令受害人受到極大壓力,她曾經轉換換電話和搬家,但仍常感覺到被人跟踪。

受害人說:「他有我的樣子、錄音和個人資料。我恐怕退出,他們便會公開我的資料。」受害人又說:「出門時,我不想讓任何人注意到我,因此全身包得密不透風,連夏天也一樣。」

至今年3月20日,南韓警方共逮捕了涉案的124名疑犯,包括自稱「博士」(Baksa)的主疑犯趙主彬。趙氏在一所工業大學的信息通信系畢業,據悉他透過管理色情聊天室賺取到數以億計韓元。

「N號房」事件再次引起南韓社會的公憤,短短幾天內已有超過250萬人在官方的網頁上請願,要求公開疑犯的身份。

據悉,約在2019年2月,一名自稱「神神」(GodGod)的網友在通訊軟件Telegram上開立了一個名「N號房」賬號,專門分享一些色情影片。這些聊天群組隨後不斷演變和擴大。為了逃避搜查,犯罪者創建很多不同聊天群組,並不斷解散和新建這這群組。由於這些聊天室大都以數字命名,如「1號房」、「2號房」等,因此被統稱為「N號房」。

「N號房」活躍了幾月後便銷聲匿跡,之後出現了很多類似的聊天室,其中以「博士房」的規模最大。「博士」的聊天群組向會員收取25萬至150萬韓圜(約200至1,200美元)的入場費。除了支付入場費外,「博士」群組的成員還必須發布包含色情內容的視頻或圖片,以維持會員的資格。

警方雖然拘捕了「N號房」事件中多名網絡管理人,但在南韓現行法律下,大多數「N號房」會員的行為並不構成刑事罪行。根據南韓法規,持有但非拍攝或散播成人色情影片者不會受到處罰。但若持有內容涉及未成年人士,持有者有機會被判最高刑罰一年有期徒刑或最罰款2,000萬韓圜(約16,500美元)。

南韓兩性平等及家庭部(Ministry of Gender Equality and Family)部長李貞玉最近表示,政府正努力進一步增加對網路性犯罪的懲治。

南韓警方在洗手間檢查是否裝有偷拍攝影機。

歷年來,南韓娛樂圈發生多宗性侵事件。男團BIGBANG成員勝利投資的夜店涉嫌組織賣淫活動,又引起極大關注。此外,偷拍文化、針對婦女的暴力等問題一直不絶於耳。

2018年南韓「#Metoo」運動的倡導者之一、首爾前檢察官徐志賢說,除非該國當局視網上色情罪行嚴重性等同於性勒索、販買人口和性暴力等罪行,否則情況不會有大改變。

南韓網絡性暴力回應中心(Korean Cyber Sexual Violence Response Center)主任徐聖熙指出,除了刑罰不足,南韓社會仍存在「性侵文化」,媒體和大眾文化默許性暴力,還對受害者貼上『隨便的女人』的標籤。她說:「那些想觀看非法色情視頻和照片的人們,他們之間存在一種文化。有人便創造平台,利用人們這種需求賺錢。」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