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脈搏】勇敢的伊萊卡,癌症不能擊倒您,難道保險公司的決絕會把您和丈夫女兒陰陽永隔?您的堅持,給大家極大鼓舞和啟示…..

住在俄納岡波特蘭市的伊萊卡(Erika Zak)今年38歲,育有一位四歲大的女兒,她最大的願望,是可以跟其他的母親一樣,陪伴女兒成長,帶她到動物園、一起上學。

可惜這些願望,曾經一度因為經濟原因而失落,甚至生命也不保。美國「有線新聞網絡」專文報道了伊萊卡的經歷。

伊萊卡當時34歲,在懷孕最後三個月開始出現腹痛,當時不以為意,但分娩後,痛楚越來越嚴重,腰間更感覺有硬塊。20143年4月,女兒萊伊(Loie)還是3個月大的時候,伊萊卡就被確診斷患有大腸癌,癌細胞甚至已經擴散至肝臟。伊萊卡在接到惡噩的一天在網誌寫道:「這是最壞的一天。」

1998年伊萊卡在葛羅德島設計學院修讀時,認識了就讀於布朗大學的史葛(Scott Powers),2009年兩人共諧連理。伊萊卡個人的事業亦發展得不錯,她畢業後在著名時裝品牌「Old Navy」任職設計師,負責嬰兒及童裝,懷孕前更升任高級設計師。

伊萊卡有不只一次癌症病史,28歲時她被診斷患上甲狀腺癌,經過切除手術後,身體一直健康。她這次得病後也專心接受治療,曾接受經過70多次的化療及手術。不過,2017年她接受了一次微波消融系統手術(Microwave Ablation Surgery, MWA)移除兩個肝腫瘤時,手術過程卻出現失誤,肝臟一處被弄穿了一個洞。

為了拯救失誤,醫生選擇堵塞其肝臟的動、靜脈流動,令她的肝臟中心位置都「死」了。只靠兩個袋連接她的腹部以排出膽汁。此後的12個月內,她一直為生存奮鬥。期間19次因感染、內出血和其他事故而需要入院治療。

為他治療的醫生一直擔心她能否熬過去。她的外科醫生、俄納岡健康及科學大學(Oregon Health and Science University)的斯凱.梅奧醫生(Skye Mayo)說:「每次接到她的電話,說有發燒或出血的情況,我都會緊張起來,心想,這次伊萊卡會因出血過多而離世嗎?」

眼見伊萊卡病況複雜及日漸轉壞,來自三個頂級醫療中心的超過100名醫生經一個月的商討後,同意讓伊萊卡進行肝臟移植。

今年二月二日,當伊萊卡接獲醫院消息時,重新燃起希望。女兒更問:「媽,當你有一個新的肝臟後,可否推我盪鞦韆?」

不過,事情遠非想像中順利!伊萊卡的保險公司 「UnitedHealthcare」以「手術沒有成功把握」為理由,斷然拒絕了承擔手術費用,她隨即上訴,但仍然被拒。

由原本充滿希望,到被保險公司拒絕承保,伊萊卡的心情跌至谷底。伊萊卡一度心灰意冷,她曾準備參加該州提供善終服務的「尊嚴死去」計劃,更寫了一封給女兒的遺書。另一方面,她又不願捨下丈夫及至愛的女兒。

四月初,伊萊卡決定去信保險公司聯合健康保險集團的總裁大.衞.威克曼(David Wichmann)。她寫了一封四頁紙的長信,將心裏要說的都寫出來:她對生命的渴求,她希望看到女兒成長。

信件更直指公司操縱審查過程、而過程亦有錯漏。信件更並附上醫生證明,指自己的肝臟問題是手術失誤所致,並非受化療影響。主診梅奧醫生表示,保險公司在審核過程中,根本沒有聯絡過她。

信件寫出後兩天,伊萊卡收到保險公司的回覆,表示個案正在複核中。總裁並沒有任何回覆。此後一個月,她和丈夫只得等待消息,她覺得自己的生命掌握在保險公司手中。她說:「我的生命被掌握在他們手中,每一日我都感覺到自己的生命正在流逝。我不想離開,我不想死。」

今年5月2日,伊萊卡又收到保險公司的電話,說明三位複核醫生中,有兩位反對伊萊卡的申請。伊萊卡對來電的公司職員憤怒地表示:「你們根本不知道我在經歷什麼,因為我正在走向死亡!我需要肝臟移植,我現在就需要!」

此後幾天,伊萊卡及史葛竭力去接受這個消息,她們同時準備善終服務。

然而,今年5月7日早上,伊萊卡突然收到新的信息,說保險公司終願意承保這筆支出。伊萊卡看到史葛接到電話時,高興得跳起來。

俄納岡健康和科學大學奈特癌症中心(Knight Cancer Institute)的員工亦同樣雀躍,梅奧醫生立即準備為伊萊卡進行手術,也即時將她列入肝臟移植的輪候名單。暫時仍未能預計她要等候多久,但至少有重生的機會。

保險公司並沒有解釋態度轉變的原因。也沒有人解釋因何要四個月的等候。沒有人知道一間坐擁巨資、號稱全球其中一家營業額最大的醫療保險公司,為何不願意支付20萬元的醫療費用。

雖然保險公司這一關算是過了,伊萊卡仍希望將她的經歷通過傳媒跟其他病人分享,希望大家都不必承受這些經歷。

今年5月12日的母親節,伊萊卡本來預計可能是她最後的一次母親節,不過現在伊萊卡期待可以陪伴女兒和丈夫更長時間。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