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系列所有內容 –

【新聞脈搏】印尼航空業的流量在全球排行第10位,但空中事故頻仍,當中有環境也有人為因素⋯⋯

2018年,獅子航空一架波音737-Max8航機在爪哇海墮毀。

今年1月10日下午,任職機師的阿夫曼‧扎姆扎米(Afwan Zamzami)從印尼首都雅加達以南的茂物縣家中出發,到機場上班。不過他的家人說,阿夫曼這天的表現有點不尋常。

阿夫萬的侄兒說,他當天在村遇上阿夫曼,他似乎匆忙地出門,甚至來不及將襯衫燙整齊;阿夫曼妻子(Ferza)說,他還向三個孩子道歉,因為不能繼續陪伴他們。

當天下午,阿夫曼駕駛的三佛齊航空(Sriwijaya Air)SJ182班機從雅加達蘇加諾-哈達國際機場(Soekarno-Hatta International Airport)飛往坤甸(Pontianak),但起飛數分鐘後,航機在大雨下在爪哇海上墮毀,機上62人生死未卜,包括阿夫曼在內的6名機組人員。航機失事原因仍有待調查。

阿夫萬的家人和同事說,他是一位非常虔誠的伊斯蘭敎徒,時常幫助社區的人們,在當地非常德高望重。阿夫萬的社群大頭貼是一張超人祈禱的圖片,上面寫著:「不管你飛多高,如果你不祈禱,你將永遠也到不了天堂。」

阿夫萬今年54歲,曾是空軍飛行員,駕駛民航機亦有30多年經驗,在新冠肺炎疫情下,空中交通停頓,阿夫曼照常進行機師駕駛程序,以便有足夠維持機師牌照的飛行時間。

這場空難也替印尼航空業的飛行安全,再度打上問號。

印尼航空業的安全紀錄向來都不理想,航空事故不斷發生。在新冠肺炎疫情下,該國航空業的經營與財務狀況均出現困難;業內人士指出,印尼廉價航空業迅速擴張,但政府的安全和營業標準卻沒有跟上腳步,才導致不斷釀禍。

根據航空安全網(Aviation Safety Network)的資料,自1945年以來,印尼國內共發生了104宗民航機意外,超過2,300人死亡。近年發生的較嚴重空難,包括2014年亞洲航空(Airasia)一架航班飛往新加坡途中在爪哇海墮毀;2018年,獅子航空(Lion Air)一架波音737-Max8航機在爪哇海墮毀。

美國自2007年至2016年間曾禁止印尼航空公司的班機升降,歐盟亦從2007至2018對印尼航班作出同樣禁令。然而,印尼國內的航空交仍然非常發達。

印尼是全球最大的群島國家,人口超過2億6000萬人,飛機成為連接各島的主要交通工具。2019年,印尼國內航班乘客量達8,000萬人次,但已比2018年減少了2,000萬人次。印尼經常有暴雨和閃電,加上國內火山多,火山噴發的火山灰,影響引擎運作,因此印尼經常有航班因火山爆發而停飛。

1990年代印尼總統蘇哈圖掌權以來,航空業急速發展,多間廉價航空公司擴張。根據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nternational Air Transport Association ,簡稱IATA),2019年印尼航空的流量,佔全球第10位,該會估計到2039年,更會進佔第4位。

該會亞太區外務副總裁李凱文(Kelvin Lee)說,由於印尼國內和東南亞中產階級的冒升,印尼在今後20年會成為航空客運市場增長的熱點。

三佛齊航空在2003年成立,當時印尼航空業急速發展,由於競爭激烈,很多廉航都以薄利多銷的方針經營。有印尼機師指出,部分如獅子航空(Lion Air),機師被迫駕駛一些不符合安全標準的飛機。據悉,業內飛機一般駕駛25年就要停飛,但三佛齊機隊平均機齡達17年,而此次肆事的波音737-500客機,機齡已經26年,需要進行定期保養。

在新冠肺炎前,三佛齊已面對經營困難,曾一度與國營的嘉魯達印尼航空(Garuda Indonesia)結為合作夥伴,但不足一年後結束。航空專家格里‧蘇亞特曼(Gerry Soejatman)說:「航空公司由於減薪導致員工士氣低落,飛行時數減少亦影響員工的表現。」

與阿夫萬同屬三佛齊航空的印尼機師聯合會(Indonesian Pilot Association)主席拉瑪‧諾亞(Rama Noya)表示,當你停飛一個月再駕駛飛機時,會有點生疏的感覺。不過航空專家蘇亞特曼說:「這是各國現時都關注的事情。」

印尼民航業分析員和前空軍軍官察比·哈金(Chappy Hakim)說:「疫情帶來的挑戰,也影響到飛行安全,例如機師和技術員數目減少、員工減薪和飛機停飛等。」據悉,三佛齊的航班數目,減少到平時的四分之一。技術上來說,波音737客機倘未有保持每星期定期飛行,必須檢查氣閥是否有鏽蝕的狀況。獅子航空一位機師科科‧柏達那(Koko Indra Perdana)說:「一些停飛數月的飛機,我們也不知零件的情況是否達可飛行的標準。」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