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脈搏】印度低種性「單車少女」不遠千里護送受傷父親回家,引起國內外很多人關注,她的家鄉和她的生活從此有甚麼改變?

印度比哈爾邦(Bihar)的西魯利村(Sirhulli),人口約有7,000人。它距離主要城市達爾邦格阿(Darbhanga)17公里,過往以手織工業著名,但該產業1980年代以後已經衰落,現時當地八成人都已前往城市謀生。

村內800個住戶中,約有40個是屬於種姓階級最低的賤民(Dalit)家庭,他們大部分都沒有農地,多為高種姓的富戶當日薪農工。

最近,當地因為一位賤民階級少女喬蒂‧帕斯旺(Jyoti Paswan)的事蹟,引起國內外媒體的注意。記者、製片人、非政府組織和政界人士到訪不絕。訪村的外地人向當地人問路,村人都能說出喬蒂的住址。甚至有人將這村名為喬蒂村(Jyoti’s Village)。

喬蒂今年15歲,跟父母親住在村裏。父親毛漢(Mohan Paswan)在首都新德里外圍的古爾岡(Gurugram)市當人力車司機,每天約賺到5.5至7美元。今年一月,毛漢被一輛貨車撞傷,喬蒂隨即從家鄉前往古爾岡照顧父親。

未幾,全球爆發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工廠停工,成千上萬的勞工被迫返回家鄉。

今年五月中,毛漢和喬蒂再無力支付房租,面臨被房東趕走,喬蒂決定接父親返家。由於父親受傷無法走路,喬蒂用了14美元,向一位鄰居買了一輛二手單車,將受傷的父親載回老家。喬蒂用了7天的時間,騎單車走過超過1,200公里的路程,將父親從古爾岡載回老家,與母親和家人團聚。

在旅途上,有陌生人贈送食物和水。偶爾也有卡車司機送他們一程,但大部分時是靠喬蒂用腳踏單車。喬蒂母親事後表示,二人返家後,發覺喬蒂手腳和背部都有傷痕。

喬蒂表示,在途中最快樂的一刻,是從遠處望到泰姬陵。她說:「我只聽聞過這個地方。」

印度媒體廣泛報道喬蒂的事蹟,並冠以「單車少女」的稱號。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女兒伊萬卡(Ivanka Trump)也發推文說,這是耐力和愛的美好壯舉。比哈爾邦政府官員和政界人物到村探訪,有政黨表示願意贊助她完成學業和未來的婚禮。印度單車協會(Cycling Federation of India)認為她有潛力,願意提供訓練和協助她參加國家隊選拔。有兩位製片家和喬蒂簽訂合約,邀她參演兩部有關移民的電影。創辦「超級30强」(Super 30)敎育計劃的比哈爾數學家阿南德·庫馬爾(Anand Kumar)主動為喬蒂補助,應付全國性理工本科生入學試(Indian Institutes of Technology Joint Entrance Examination)。

喬蒂成了村中名人,印度電視「Zee TV」邀請她到電視台接受訪問,這是她一生人首次乘搭飛機。喬蒂的父親毛漢使用別人捐來的金錢,蓋了一間屋。新屋有四個房間和廁所,過往用作廚房的棚子停泊了8輛獲贈的單車。

喬蒂說:「我希望先完成學業,讓日子過得更美好。」

縱然如此,喬蒂未能即時達成她的升學夢。她本來完成了第10班,但2018年因為考試未能及格。現時唯有自修,再報名重考。她正努力溫習英文科,準備考試。

西魯利村委員會主席沙勒文‧查德哈里(Shravan Choudhary)出身於最高級的種姓婆羅門階級,他對喬蒂的遭遇一點也不感到興趣。他說,當地人很少與低種姓居民接觸。他又說:「種姓制度是比哈爾的生活方式。」

在當地一間寺廟,一群失業返鄉的移民工躺在走廊,前路茫茫,只能依賴政府提供的少量食物援助維持生計。住在喬蒂一家附近的甘尼許(Ganesh Ram)說「在疫情限制措施下得益的,只有他們一家。喬蒂令這條村出了名,但依然無人理會我們。」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