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脈搏】在威尼斯,原居民再無自己的房子;買日用品要走一小時;市內竟要陸續設置出入閘口…

「威尼斯是我們的!」「佔據威尼斯!」

「解放威尼斯!」人羣走向黑色的鐵欄柵,穿著整齊制服的警員緊握著鐵欄,以防示威者移走。

發起示威的「社會運動工作坊」(Laboratorio Sociale Morion)的托馬素‧卡查里(Tommaso Cacciari)用擴音器高聲以英語說:「我們是威尼斯市民,我們是這裏的居民。我們有權擁有一個自由的城市,到處可以自由出入。」

最近,這段視頻在意大利廣傳。威尼斯市民反對市長在市內各旅遊景點加設用出入閘口。有關設施在今年4月29開始在羅馬廣場(Piazzale Roma)附近的卡拉特拉瓦橋(Calatrava)及通往威尼斯的西班牙大道(Lista di Spagna)試行。

然而,有關措施引起威尼斯居民極大反響,他們認為這樣是將整個城市變成一個迪士尼樂園,而且,控制遊客數量的措施也限制了市民活動。

近年廉價航空及民宿興起,令旅遊業過度發展,成為全球不少城市的問題。面積細少的威尼斯,亦面對旅客過多的問題。2017年,到訪威尼斯的遊客達2,000萬人,而該市常居住人口卻只有54,000人。而且威尼斯的常住居民更日漸減少,1951年威尼斯人口有17.5萬人,現已減少約七成。

由於房租高漲,業主紛紛將房子改建成民宿或旅館,不少居民無法負擔房租,唯有遷離威尼斯。托馬素說:「威尼斯的居民正被趕走。現時一間普通面積的房子一個月租金是500至700歐羅。但倘你租給遊客,一個星期己租到個價錢。」

另一個年輕人組織「90世代」(Generazione 90)基奧雲尼(Giovanni Claudio di Giorgio)說:「全威尼斯有7,000間Airbnb,數目比倫敦還要多。」

52歲的茜蒙内塔(Simonetta Boni)在威尼斯土長土長。2016年5月,業主突然通知她一家,要將房租由每月800歐羅增加至1,500歐羅。茜蒙内塔到當地的社會服務機構求助,他們亦愛莫能助,還告訴她類似的個案非常多,茜蒙內塔於是到一間「房屋社區議會」(Assemblea Sociale per la Casa)的基層組織尋求協助。該會協助她在勞工階層聚居的卡納雷吉歐(Cannaregio)區找到一間空置的單位棲身。

早於1970年代,在意大利已經有人佔用空置房屋作為居所,但不同之處是,往日佔用空置房屋的人多為窮苦人士,但現時無法找到居所容身的,卻是「向下流動」的中產階層。這些中層人士無法買得起房子,現時屋租上升,他們連屋租也無法負擔。

從事電影佈景工作的達維德(Davide de Polo)與女友琪亞拉(Chiara)本來收入不錯,但數年前懷孕,一家支出增加,也被迫要佔用其他人的房屋居住。說:「我每年收入約12,000歐羅,但租金已須要800至900歐羅,如何能養育女兒?」他說:「遷離這個城市並不是最好的做法,我們希望為威尼斯找尋出路,不要讓它死亡。」

達維德的房子,是一個名為「重用雙年展」(Re-Biennale)機構協助裝修的,這個機構由建築師加爾利諾(Giulio Grillo)創立,專門收集威尼斯雙年展剩下的物料,用以修葺這些被佔用的房屋。

58歲的卡路(Carlo Spinazzi)原來經營一間商店,數月前卻接連失去了店子和住所。他說:「我跟女友租了這個單位14年,不過欠交了兩個月租,業主就立即要我們搬走。」於是他們佔用了一間空置了三年的房子。

在威尼斯,現時大部分的商鋪都是為旅客服務的。威尼斯大學一項研究發現,在接受統計的3,300間商戶中,僅有450間是提供一般民生服務的。過往的店舖、劇院和肉店等,現時亦紛紛改為快餐店。

威尼斯大學(Ca Foscari University of Venice)英國文學教授梳爾‧巴錫(Shaul Bassi)認為,房屋問題只是過度旅遊的冰山一角,整個城市的社會結構其實已趨瓦解。他說:「現時各處都是酒吧、食肆和紀念品店,要購買日用品,可能要行一小時才找到。」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台南永仁高中三年級陳俊仲,以輪椅完成第一棒任務接棒給同學(圖:永仁高中)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