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脈搏】在東京成田機場範圍內,仍然有數戶農民居住,他們在這留守了超過50年,到底為了甚麼?

在東京的成田國際機場,是日本第二繁忙機場,每年有30萬班航班起降,客流量達4,000萬人次。然而,人們乘搭飛機在成田機場起降時,不難會發現機場範圍內,仍然保留了一些耕地、民居和神社。

成田機場內其中一幅農地,是由現年69歲的市東孝雄(Takao Shito)擁有,他由祖父起三代人都在這片農田耕作,現時幾乎被機場包圍,市東孝雄也成為留守成田機場範圍的最後一批農民,前後堅持了超過50年。

市東孝雄原本經營食肆生意,在1966年,時年48歲的他因父親離世,遂返回三里塚管理家族擁有的農地,開始務農。他說:「我原本對耕作是門外漢,幸而在同村的居民教導下,漸漸上手了。」現時他的農場採用有機耕作方式種植紅蘿蔔、洋蔥、蒜頭和大蔥等10多種作物,直銷給客戶。

市東孝雄除了親力親為外,也有10多位義工幫忙打理他的農田,部分義工是當年抗議興建成田機場的學生。

為遷就機場範圍內的農地,成田機場的跑道被迫繞道而行,圖右為市東孝雄的農地。

1964年,東京首次舉辦奧運會後,日本政府發覺該市的羽田機場不敷應用,在1966年首次提出在千葉縣成田市的三里塚和芝山地區興建新的國際機場。由於機場預計的發展用地,當中牽涉多達670公頃私人擁有的農地,政府和農民就一直為土地的業權紛爭。當時農民與政黨、學生和其他市民組成了「三里塚芝山連合空港反對同盟」發起抗爭,稱為「三里塚鬥爭」(Sanrizuka Struggle),並多次與警察爆發衝突。

1971年9月,警察和示威者由於收回農民的房屋而爆發最嚴重一次衝突,導致3名警察死亡、150多人受傷,稱為「東峰十字路事件」。此後,亦持續有反對興建機場的示威行動。1995年,時任日本首相的村山富市承認當年曾使用過分暴力,親自向當地民眾謝罪。

經多番延期,成田機場終於於在1977年動工興建,並在1978年3月正式啟用。然而,原本計劃興建三條跑道,但由於有10多戶農戶仍然留守,三十年後成田機場仍然只有一條跑道,及後原本居住在機場範圍的農戶逐漸遷出,才得以興建第二條跑道,在2002年才啟用。

高尾說,當時的農民生活窮困,所以很多人拿了政府的巨額賠償後遷出。他說:「在興建機場前,這條村有28戶人家,鄰村有66戶,及後大部分人都遷走了,現時機場範圍內只剩下5戶人居住。」

現時市東孝雄的農地,就像機場中的孤島一般。要進入農場,市東孝雄和家人須從機場地底的隧道進入,日間還要忍受飛機升降所產生的噪音。儘管有諸多不便,他還是不想捨棄這塊父祖輩耕作了近100年的農土,市東孝雄說:「我想跟繼續守護這個農場」。

另一方面 ,進出機場的行車路,須繞過市東孝雄的農地。此外,為免噪音影響機場範圍居民,成田機場只能在早上6至7時至晚上11時航班升降。

2018年,日本國土交通省計劃加建成田機場第三條跑道,以應付大量的出入境旅客。當局於是再與市東孝雄洽商,提出以換地和補償形式收回土地,希望他能遷離成田機場範圍。

市東孝雄說:「當局曾提出以1億8,000萬日元(約170萬美元)的賠償收購這幅地。但我覺得,祖先在這幅田地耕作了超過100年,仍然出產豐富,可見這幅地多肥沃。」他仍然樂於繼續當一位農民,他在工餘時,也喜歡喝點酒、唱「卡拉OK」消遣。

全球今年初爆發新冠肺炎疫情,日本染病人數不少。但市東孝雄說,由於近日往來的航班減少,四周空氣反而較往日清新。

市東孝雄(中)參與反對興建成田機場第三跑道的示威。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