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脈搏】在澳洲沙漠上的小鎮庫伯佩迪(Coober Pedy)地下別有洞天,既可避暑,也是寶庫…

在南澳(South Australia)中北部的内陸小鎮庫伯佩迪(Coober Pedy),夏季室外氣溫經常在攝氏40度以上,近年更高達53度。然而,當地人卻有另一方法避暑,因為這個鎮上約六成的居民,是住在地下的洞穴屋內,洞內經常保持攝氏20多度,無須使用空調。

近年,當地居民更利用充沛的陽光和風力發展再生能源,成為澳洲其中一個電力自給自足的地區。

庫伯佩迪位於南澳首府阿得雷德(Adelaide)以北約850公里,地處維多利亞大沙漠邊陲的斯圖爾特山脈,是澳洲最乾旱的地方。然而,這個位於荒涼的土地上的小鎮,以盛產蛋白石(Opal)見稱,這裡的礦洞多達 25,000 個。

蛋白石(Opal)又稱為「澳寶」或貓眼石。1915 年,有人無意中發現這裡蘊藏了蛋白石礦後,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淘寶者。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大批退伍軍人湧入這個小鎮挖掘蛋白石,小鎮因此廣為人知。1920 年小鎮被正式命名為庫伯佩迪,被譽為世界上最大的蛋白石礦產區。

據說,這些第一次大戰退伍軍人曾經歷過壕溝戰(trench warfare),善於挖掘地洞。當地的砂岩質地比較堅硬,不容易坍塌。礦工為了躲避惡劣的氣候環境,便住在這些洞穴裏。「Coober Pedy 」源於澳洲原住民的語言 「Kupapiti」,意思是「洞里的白人」。

現時,不少礦洞被當地人改建成地下洞穴屋。從遠處望去,沙漠上出現一個一個洞穴屋的排氣口。

庫伯佩迪的居民除了澳洲土著,就是開採蛋白石的礦工。在1970和1980年代,這裏有約1,000名礦工,一度只剩下約100人,不過近年又有復甦的趨勢。庫伯佩迪礦業聯會副主席約翰‧登士丹(John Dunstan)從事開採蛋白石達53年。

他說:「假若運氣好,人人都可以挖到蛋白石。近半年已經有20至30人申請了勘探許可證(prospecting permit)。」

據2016年的人口統計,庫伯佩迪註冊人口為1762,但近年有居民遷入,估計現人口約有 2,500人。過去六至十二個月,不斷有居民遷入,正好為礦業提供新血。除本國人,也有來自英國、德國、荷蘭和其他國家的人士,他們在這裏租房子、購買工具,便開始開採蛋白石。

在鎮上一間地下酒店任職的積遜(Jason Wright)住在一個兩層共四個房間的洞穴屋,這裏除睡房外,還有一間作為子女的遊戲室。他說:「這裏原本是個礦洞,洗澡時隨手可從洞壁挖出一塊澳寶。」

安東尼(Anthony Daelman)一年前舉家從阿德雷德市郊的巴羅莎谷(Barossa Valley)遷入,現時住在其中一個洞穴屋內。他說:「這裏仿似在四野無人的大漠上建起的綠洲,可能是全澳洲唯一有洞穴屋的地方。」他說,地下室溫度全年保持在攝氏22度,可以省卻一筆空調的電費,不過偶爾會有蝙蝠從通風槽飛進屋內。

安東尼當救護員,負責運送病人到鎮上唯一的醫院就醫,全院只有約20張病床。他加入當地的射擊會,每周五晚上都會練習。

鎮上不但有建在洞穴的酒店、商店、酒吧和敎堂等,還有一個地下營地,旅客在洞穴內搭起營幕,過不一樣的「露營」生活。另一些「豪宅」級的洞穴屋。一位居民洛特(Rod Wells)在洞穴屋內建了一個泳池,更有一間美容院,讓任職美容師的太太為客戶服務。

近年,庫伯佩迪開展了一個可再生能源混合發電計劃(Renewable Hybrid Power Project),利用風力和太陽能發電。2018年7月,該鎮的再生能源設施共生產了100萬伏特的太陽能電力和400萬伏特的風力電量。現時全鎮70%的電力來自再生能源。

居民積遜說:「過往以柴油發電時,經常會停電,自從設置了兩台風力發電機和多個太陽能板後,電力供應反而更穏定。」他說:「有人說:『這些設施很昂貴吧』,如果我們連潔淨的空氣也沒有了,還不是更昂貴!」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