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脈搏】成長於遺世獨立的社區,憑己力取得博士學位,泰拉‧威斯奧芙(Tara Westover)自學成才的傳奇故事…

今年5月3日,美國麻省波士頓的東北大學(Northeastern University)舉行畢業禮,畢業同學、家長和他們的朋友齊集市中心的多倫多道明銀行花園(T.D. Garden)參與典禮。主題演講者泰拉‧威斯奧芙(Tara Westover)提到,十年前她在猶他州楊百翰大學(Brigham Young University)畢業時,將幾張畢業照上載到Facebook上,其中一張是與父母的合照。

在相片中,泰拉跟父母都顯得很高興,不過泰拉說:「畢業前我跟父母爭吵,他們未有趕及出席我的畢業禮,只能拍下這張相。」泰拉的父母從來不希望泰拉和其他子女上學,她得以完成學業,全是自學的成果。

泰拉將這段從社會邊緣到在劍橋大學取得博士學位的經歷,寫成了自傳作品《我的求學路》(Educated:A Memoir),該書曾高踞《紐約時報》及亞馬遜網站暢銷榜。最近,她更入選美國時代雜誌年度百大最有影響力人物(TIME 100: The Most Influential People of 2019)。

泰拉1986年出生於愛達荷州富蘭克林縣(Franklin County)一條偏遠的村莊,她的父母韋爾和拉里(Val and LaRee Westover)和村裏的300多名居民都是基要派(fundamentalist)的摩門教徒。他們深信末世論,相信世人要準備末世到來,他們家中經常儲存罐頭食物,家中亦沒有電話。

韋爾也不相信醫生、藥物和聯邦政府。因此泰拉9歲才拿到出生證明書,她從未打過防疫針,生病受傷就由母親用草藥或另類療法醫治。家中五子二女都在家自學;韋爾夫婦二人會跟子女一齊看書識字和學習摩門經。

泰拉在家中排行最小,八歲那年,其中一位兄長泰勒(Tyler)不顧父母反對,離家升讀大學。泰拉和兄弟姊妹日間在父親經營的廢車廠工作,將舊車拆下的廢鐵和金屬變賣,她媽媽精於造草藥,也兼職替人接生。泰拉十歲時,已開始協助母親替人接生。

泰拉說:「我們的童年是很孤獨的。我們由於沒有上學,無法結識其他朋友。我記得在13歲時才第一次到有上學的小朋友家中,她取笑我為何不懂分數。」

不過泰拉的童年也有快樂的時刻,她說:「這個山區風景秀麗,我們跟母親經常到山上採集草藥,也會跟兄長騎馬。」

泰拉兄長尚恩(Shawn)一次從廢車場的高處跌下,不得已才向醫院求助。尚恩復原後,性情變得很暴烈。15歲那年,泰拉有一次塗睫毛膏,尚恩便罵她,更不滿泰拉對年輕男性感興趣。

一次,已考上大學的哥哥泰勒返家,鼓勵她離家上學。泰勒說,「你在家裡待得愈久,愈沒有機會離開。」。

泰拉因此決心報考美國大學入學測驗(ACT),她用泰勒留下的書本自學數學,晚上偷偷在房間苦讀,考了兩次終於考進楊百翰大學。她的人生從此走上一條截然不同的道路。

泰拉的求學生涯也不是一帆風順,為了支付生活費,她夜間在一間雜貨店任職,也要努力趕上大學的課程。泰拉第一次上歐洲歷史課,她問教授:「什麼是猶太人大屠殺(holocaust)?」身為美國人,她沒聽過60年代的民權運動、也不認識馬丁‧路德‧金,更以為歐洲是一個國家。

泰拉畢業後,獲得「蓋茨劍橋奬學金」,在劍橋大學三一學院取得碩士學位;2010年成為哈佛大學的訪問學人;後來返回劍橋,在2014年拿到歷史學博士學位。

泰拉的父母和兄弟透過律師,質疑《我的求學路》一書中的某些內容。韋爾更認為,是他們的家庭教育,令她和另外兩位離家的兄長,都能取得博士學位。

泰拉形容其父親說:「父親是一個擁有良好品格的人,他相信他所做的事。即使他某些想法很古怪,也對人帶來一些不良影響,但他不是出於仇恨或惡意。」她又說:「她的書不是想談政治,只是想以人性的角度去了解那些抱持不同信仰的人,他們都是完整的人,跟其他人同樣有不同的面向。」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