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脈搏】是僭建?還是善用空間?「寄生建築」(parasitic architecture)如何改變了現代城市生態?

在南美厄瓜多爾首都基多聖胡安區一幢樓的天台上,出現了一間小小的天台屋。這間木製的三角型小房子不像一般的加建物,既整齊又美觀,在以傳統的西班牙建築為主的基多市,又毫無違和感。

這間只有12平方公尺的住宅可謂「五臟俱全」,內有睡房、洗手間、厨房和儲物空間,更有一個可作飯廳、客廳或工作室的多功能空間。

設計這間房屋的聯合建築公司(El Sindicato Arquitectura),用鐵材、木材、高壓板製作了預製模件,像這間小屋拼裝起來,構造簡單,費用也相對便宜。牆壁主要用料是防火的高壓板,簡單好看又能達到隔熱和隔音的效果,而前門則採用了磨砂落地大窗,引入大量天然光又可保障私隱。

在倫敦,自僱平面設計師馬克‧李察(Marc Richard)兩年前來到工作,發覺當地租金太貴,於是在一個名為「棚屋計劃」(SHED Project)的安排下,住進了倫敦巴特西區(Battersea)一間空置廠房內的棚屋,月租只是300鎊,遠低於市內一般樓宇的租金

馬克這間房子只有約11平方公尺,放置了一張雙人床、書桌和椅子,他形容這間房子像一間大型的睡房。

「棚屋計劃」由百克工作室(Studio Bark)建築師事務所和物業管理公司「Lowe Guardians」聯合發起,他們將一些空置的大型建築物,如倉庫或工廠等間隔成多間獨立的微型住宅,讓人們以較低廉的租金就可以租住這些居所。這些的牆壁是由回收的聚酯纖維製成,有保温和隔音的效果。

「Lowe Guardians」創辦人提姆‧勞爾(Tim Lowe)說:「將一些大型、開放的空置建築物改建總是既費力又費時。」「棚屋計劃」令這些空置建築物不致被非法佔用和破壞,也為年輕的專業人士提供了短期居所。

世界各地的都市都面對人口擠迫和樓價高漲等問題,但另一方面,城市的單身住戶和小家庭也越來越多,為應付這些人口的住屋需求,「寄生建築」應運而生。

「寄生建築」(parasitic architecture)或寄生住宅(parasitic housing),顧名思義,是指一些在現有建築物額外加建的小型建築,有點像香港人所講的「僭建物」。在西班牙、曼谷、英國、三藩市等地方都曾先後出現這些「寄生住宅」,為居民提供短期居所。

巴黎近年修改法例,准許發展商在原有樓宇加建。

波蘭藝術大學的建築史學者特蕾莎‧博南伯格(Teresa Bardzinska Bonenberg)說,歐洲城市有很多被列為古蹟的建築物,無法加以改建,也迫使建築師以更富創意的方法活用這些建築物。

住在棚屋的馬克說:「這間非一般的居所令他重新思考城市可以有其他面貌,他舉例說,一所展覽館或會議中心可以容納很多攤位,同樣地住宅也一樣。」他說:「住宅也可以像棚屋一樣,這樣更有彈性,房屋也可用組件拼合而成,按需要擴大或縮小。」

然而,馬克最近還是決定遷出他的棚屋,他說,朋友探訪時,都覺得這個開放式住宅有點怪怪的。但無論如何,他也學會了如何善用空間,例如將物件掛在樑柱上、和以屏風來分隔空間等。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