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脈搏】沙灘突然消失了!全球採沙活動幾近失控,甚至成為黑幫作業…

非洲北部的摩洛哥穆罕默迪那(Mohammedia)位於大西洋海岸,屬於卡薩布蘭卡大區,全年陽光充沛,加上美麗的海灘,是一處渡假勝地。然而由於近年非法採沙猖獗,原來長長的沙灘,只剩一個沙丘。

當地一位環保人士(Jawad)說:「這裏沿海的沙丘都消失了。」在摩洛哥其他沿海地區,如薩菲(Safi)和索維拉(Essouira)等,由於海沙開採,沙灘面積大幅縮減。

摩洛哥旅遊業發達,大量興建酒店、道路和渡假設施等,其中一種重要的建築沙粒需求大幅增加,估計該國每年開採達1,000萬立方尺的沙粒,其中大部分是被「採沙黑幫」(Sand Mafia)非法開採。黑幫聘用工人,在該國由南至北的沙灘從事採沙作業,用驢子、電單車和卡車等將沙粒運走。

今年五月,聯合國環境署(United Nations Environment Programme)發表以《沙粒與永續性:為全球沙粒資源的環境治理尋找新的解決方案》(Sand and sustainability: Finding new solutions for environmental governance of global sand resources)為題的報告指出,沙粒是僅次於水的第二種開採和交易量最高的天然資源,全球每年對沙粒和礫石的需求高達400至500億公噸,比20年前增加了三倍。

報告指出,隨著各地區需求增加,國際砂石貿易預計每年增長5.5%,這不僅成為一個跨界問題,更會危害海洋、沿海和淡水生態系統的永續性。

沙粒最主要用於建築業,建築業所用的水泥,約80%是沙粒。目前世界最高建築物—高達828公尺的哈利法塔(Burj Khalifa),就使用了33萬立方公尺的水泥。由於沙漠中的沙粒太幼細,無法在水泥中使用,因此現時建築用沙粒和碎石,主要是由石礦、河流和沙灘開採。

聯合國貿易專家的評估,世界沙粒市場總值700億美元。過去25年間世界沙價幾乎增加了6倍。聯合國環境署副總監喬伊斯‧蘇亞(Joyce Msuya)說:「雖然沙粒是開採量第二高的天然資源,但卻是監管最少的產業,也很少人留意採沙行業的影響。」

新加坡是另一個沙粒進口大國,該國過去40年,透過填海增加了20%的土地。新加坡的沙粒,主要來自柬埔寨和越南,兩國從湄公河的河床大量開採沙粒,影響河道生態系統,漁獲減少,老撾、泰國和柬埔寨等國均受到影響。

非法採沙同時衍生了「採沙黑幫」,這些黑幫包括擁有堆土機和運沙車的資本家、管理礦工的不法份子,以及負責在河中挖沙的貧民等,他們形成一個龐大的網絡,並且以巨額利誘和賄賂各地官員及執法人員,以便可以順利採沙。

柬埔寨、越南、印度、肯雅和塞拉尼昂等國。均有「採沙黑幫」,據估計,印度的非法採沙行業聘用7.5萬貧民在河中挖沙。

美國費城天普大學(Temple University)刑事司法系副教授安索胡爾‧尼格(Aunshul Rege)認為,「採沙黑幫」是現時印度最龐大、最無孔不入的有組織犯罪集團之一。

在發達國家,採沙的活動已經企業化。美國加州蒙特雷灣(Monterey Bay)擁有全美唯一僅存的沿海沙礦,由於建築材料公司西麥斯(CEMEX)每年採沙達20 萬立方尺,令海岸線以平均每年約1.2 公尺(約4英尺)的速度退減,公眾可去的沙灘也愈來愈少。

聯合國的報告指出,各國應以甚他材料代替沙粒,例如由廢物焚化後剩下的灰燼、貝殼和椰子殼代替沙粒。印度已經採用這些物料來修築道路。此外,建築廢料可以循環再用。在德國,90%的建築廢料已被循環再用。

報告亦建議將非法的採沙作業,以合法方式規管,如准許採沙集團在指定的地點採沙,以減少對環境的損害。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