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脈搏】為什麼挪威一直被評為世界上最適合居住的地方?

其中一位居民說:「挪威社會花錢在我們身上。」

西蒙(Simon)和朱莉·伊根斯(Julie Irgens)與他們的孩子們受惠於政府慷慨的家長政策。

當Simon和Julie Irgens的第一個孩子亨寧(Henning)出生時,他們得到幾個月育兒假期,與新生兒一起待在家裡。兩年後,亨寧的妹妹伊內茲出生時也是這樣,現在兩歲的阿克塞爾出生時也是一樣。

總的來說,伊根一共享受了三年休假,全由政府支付他們的薪金。

「對我來說,從孩子出生,就和他們在一起是非常重要。」西蒙本來在丹麥當建築師,他於2011年搬到了太太朱莉的祖家挪威。「政府的政策讓我們可以更多與孩子聯繫的機會。」

挪威父母與全世界的家長一樣,在工作和照顧孩子之間爭奪時間,但挪威人至少覺得自己得到了公司的支持。作家朱莉表示:「在我們的工作場所,有一個共同的理解,孩子和家庭是首要的。下午3點半,我停止所有工作,離開公司去接我的孩子,我認為一所公司若不提供這種靈活性,他們不能吸引最有才華的人。」

挪威擁有強大的社會保障網絡,其中包括慷慨的育兒假期政策,是這個500多萬人口國家一直被評為世界上最好的地方之一的關鍵。

Europe, Norway, Oslo, View of city and Oslo Port. (Photo by: JTB Photo/UIG via Getty Images)

挪威榮登聯合國2017年「世界幸福報告」的榜首,在「關心、自由、慷慨、誠實、健康、收入和善治」等指標中排名最高。更於2016年連續第六次被倫敦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評選為全球最佳民主國家。

挪威的名字在美國總統競選中也曾被提及。在2015年10月的第一次民主黨總統候選人辯論中,參議員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說:「我認為我們應該學習挪威,尊重勞動人民所取得的成就。」

經濟學教授卡爾·奧夫·莫恩(Karl Ove Moene)

奧斯陸大學(University of Oslo)經濟學教授卡爾·奧夫·莫恩(Karl Ove Moene)表示:「大多數人都認為自己是民主的一部分,並且擁有共同的社會經驗。 挪威人視政客是普通人,而不是某種精英。」

莫恩十年來一直在研究「北歐模式」- 挪威、丹麥、瑞典、芬蘭和冰島主張的社會平等經濟框架。他說:「對幼兒保育的早期干預對確保女性勞動力是非常重要。挪威女性勞動力的經濟價值跟石油生產的經濟價值差不多。如果沒有政府補貼的托兒服務,這是不可能的。」

家長友善政策只是挪威國家福利的一部分。每個挪威人都享有公共醫療保險,意味每個人都可享免費醫療服務,國家還提供免費的公立學校和高等教育;在挪威,工人的權利和工會是強大的。如果你失業或生病,福利制度就會提供協助,在某些情況下,政府會提供一年以上的財政支持。政府已預備國家預算的三分之一,即4680億克朗(580億美元)作為失業福利、疾病津貼、養老金、子女津貼和護理現金福利。

當然,所有這些政策都要花錢。挪威從國家的石油財富利潤中建立了一個1萬億美元的主權財富基金,加上該國的高稅率,一個沒有孩子的單身人士之平均稅是收入的27.9%。西蒙說:「我樂意付稅,我們也得到很多回報,因為挪威政府的確投資在我們身上。」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