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脈搏】疫情下體育比賽被迫「閉門作賽」。身處空蕩蕩的球場,對球員、球證影響有多大?

今年5月26日,德國甲組足球上演的榜首大戰,由聯賽排第二的多蒙特(Brusssia Dortmund),在主場迎戰領前4分的拜仁慕尼黑(Bayern Munchen)。原本可容納8萬名觀眾的西格納伊度納公園(Signal Iduna Park)球場卻一片靜寂。南看台上著名的「黃牆」(Yellow Wall)亦不復出現。

戰至上半場前,拜仁中場約書亞‧甘美治(Joshua Kimmich)在離門20碼「笠射」入網。場內除了球員的呼喊聲之外,毫無生氣。

今年初起全球爆發新冠肺炎,各國一度暫停所有體育賽事。德國甲組足球聯賽5月中重開,各國足球總會和球會,均密切留意閉門作賽對賽事有何實質影響。初步的數據顯示,閉門作賽後,主場球隊的表現最受影響。

德甲多蒙特在主場比賽,經常座無虛席。

德甲經過了六輪賽事共64場比賽後,主隊勝出率只有21.7%,遠低於3月時的43.3%。此外,主隊的入球數字,由每場平均1.75球下降至1.28球。相反,作客球隊勝出的比率,由疫情爆發前的34.83%增加至47.8%。

愛沙尼亞和捷克的甲級足球聯賽亦遭遇同樣情況。在愛沙尼亞進行了的29場比賽中,主隊只有11場勝出;在捷克進行了的32場比賽中,只有10場是主隊獲勝。六月初葡萄牙足球超級聯賽重開,首輪比賽爆出不少冷門,前四名球隊全部皆未能取勝。

德甲利華古遜(Leverkusen)的領隊彼得‧博斯(Peter Bosz) 說:「我相信這個現象並非巧合。沒有球迷入座打氣,只能靠球員的實力,也減輕了作客一方的壓力。」

英國雷丁大學經濟學教授卡爾‧辛格爾頓(Carl Singleton)和奧托貝森管理研究院(WHU-Otto Beisheim School of Management)的多明尼克‧施奈爾(Dominik Schreyer)今年6月發表的一項研究,分析了自1945年至今的191場比賽,發現球隊在主場勝出是46%,但轉到閉門比賽時則降至36%。

他們發現,沒有了主隊球迷的,對球員、教練和球證的影響。例如在閉門作賽時,作客球隊被出示黃牌的次數,較平日少0.5次,而球員也較少射失12碼球。此外,球證也給予較少的補時時間。

美國體育數據公司Gracenote Sports首席分析師西蒙‧格利夫(Gracenote)指出,主隊球員較少踢出傳中球、較少取得角球,也少了盤扭,但平均傳球的次數較平常多少16次。他指出,當沒有現場觀作出反應,球員表演技術的意欲降低了。他說:「球員選擇互相傳球,而非盡情去表演那些令到觀眾興奮的球技。」

在缺少了球迷的環境下,球證面對的壓力也降低了。格利夫指出,大量研究顯示,主場球隊得以佔有優勢,部分或全部是因為球證作出判決時,有意無意間會有利主隊。

德甲球證德尼茲‧艾迪堅(Deniz Aytekin)在5月16日賽事重開之日為多蒙特和史浩克04(Schalke 04)的「魯爾區打吡戰」(Ruhr Derby)執法,賽後他接受訪問時說:「我得承認,由於這場比賽沒有觀眾,我的脈博比場內有觀眾時平和得多。」

近日,各大聯賽為了創造氣氛,力求讓球員更有鬥志、讓收看轉播的觀眾也更投入,紛紛安排在球場的座位上擺放紙板人,營造滿座的感覺,至少球場現在看起來不會過於空蕩蕩了。

此外,為免比賽沉悶,場館會播放預先錄製好的球迷打氣聲。一間負責製作比賽沸騰的「現場聲」的西班牙體育轉播公司Mediapro表示,他們主要是錄製過往的比賽片段,刻意營造高漲的氣氛。這些小技巧會否讓觀眾更投入、球員表現更貼近之前的水平?我們拭目以待。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