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脈搏】芝加哥大學最年長畢業生;90歲祖母離開校園70年後,完成學士課程。

郡.哥頓.馬克.栢特健(June Gordon Marks Patinkin)月前從芝加哥大學獲得政治學學士學位,她是唯一一個在芝大裡,有五個孫子的學生。

栢特健去年滿90歲;70多年前,栢特健16歲時,考進芝加哥大學,與當時最傑出的學者一起上大學課程。但在畢業之前,她離開校園,去參加馬歇爾計劃(官方名字為歐洲復興計劃),為美國重建戰後歐洲的工作付出重大努力。

栢特健一直沒有獲得學位。她的家人最近聯繫學院詢問她的成績單。學院將她在西北大學得到的學分計算在內,確定她已獲得足夠學分,可以畢業。她於2018年6月,芝加哥大學第531屆畢業禮上,獲得2018年的畢業證書。

栢特健表示:「我很激動,這是一次難以置信的體驗。」

在一片歡呼聲中,栢特健是畢業禮中,最後一名踏上舞台的畢業生。大學學生事務處表示,栢特健是大學歷史中最年長的畢業生。

栢特健在全場歡呼聲中,由家人陪同上台,接受畢業証書和恭賀。

學院院長約翰.博雅( John W. Boyer)恭賀栢特健說:「我們很高興歡迎栢特健回到學院,並授予她應得的學位,她體現了芝加哥大學終身學習的精神和對社會的奉獻精神。」

栢特健從學院院長約翰.博雅手上接過畢業証書。

栢特健的大學學習旅程始於1944年,當時她還是高中生,參與了當時芝大學校長羅拔.美納.赫特臣(Robert Maynard Hutchins)所倡導的項目,讓特別出色的高中生參加大學課程。

栢特健清楚記得當時情況,她的課程由一些偉大的中世紀學者任教,他們許多人在戰爭期間逃離歐洲並進入大學授課。

「我們這些鼻涕小孩,竟然可以接受這些傑出思想家的教育!」栢特健回憶道。

栢特健當時還是芝大學生報政治版的編輯;而當時的主編是大衛·布羅德(David Broder)。布羅德後來獲得普立茲獎,並成為<<華盛頓郵報>>的專欄作家。
栢特健在1949年中期,與朋友一起去歐洲旅遊,經歷了一個充滿冒險的夏天。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美國發起馬歇爾計劃,向17個歐洲國家分配130億美元,以重建破碎的經濟和政府。 栢特健曾在新聞部門工作,編寫新聞稿、剪報和新聞報導。

在接下來的幾年裡,她擠進大學課室上課,但從未獲得過學位。栢特健育有五個兒子,他們全都畢業於芝加哥大學實驗學校。在栢特健90歲生日前不久,她向媳婦透露自己的一個遺憾是她從未獲得過大學學位。

她的兒子和媳婦表示:「我們很震驚,她很聰明,我們都說我們孩子的大腦來自她。」

栢特健與家人在畢業禮上合照。

家人向學院查詢後,才知道芝加哥大學從未收到栢特健在西北大學就讀兩年的成績單,而這些學分足以令她完成她的政治學學位。栢特健在自己九十歲的生日派對上,得悉自己可以獲得學位,喜極而泣。

栢特健表示:「能夠參與這畢業禮,真是美妙極了,讓大家都知道追求知識的寶貴之處。」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