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脈搏】這裏只有飛鳥、風聲和小火車,德國外島哈利根群島面臨消失,少數住民為何不懼被淹留下?

從德國西北部瓦登海(Wadden Sea)向北海遠望,隱約可以看到哈利根群島(Hallig Islands,或稱Halligen),這裏由於地勢較低,少數島民每天都伴著潮水生活。

在哈利根群島第二大島胡格島(Hooge)出生的珊蒂娜(Sandra Wendt)說:「你知道潮水會來,也會退卻,永遠不會威脅到你,真是不可思議。某程度上,潮水對我們十分重要。」

哈利根群島這一列島嶼,屬於什勒斯維希-霍爾斯坦州(Schleswig-Holstein)的管轄範圍。它們僅比海平線高出一公尺,水退時,人們可以徒步往返各島嶼,甚至前往德國本土;但當水漲時,海水會淹沒土堆之間的田地。因此這些島上的房屋、農舍和牛房等,都建在一些人工的土堆上。

數百年來,這些島嶼每年都發生4至5次嚴重水浸。部分海岸地區,更有40至50次之多。潮水通常會持續12小時,如遇上暴風,洪水更可能持續數天,令土堆上的民居變成一個一個孤島。但潮水也為田地帶來冲積物,令土地肥沃,流滿鹽分的沼澤地帶也讓植物生長,吸引飛島棲息。

哈利根群島上約有60,000隻不同的飛島築巢和繁殖,也是白嘴端燕鷗(Sandwich tern)的主要棲息地。德國七成以上白嘴端燕鷗都在這裏棲息。

哈利根群島各島間都築了低低的海堤,用以蓄集沖上岸的海水,讓泥土沉積;而部分島嶼間的海堤,也幫助阻擋潮水湧到海岸地區。世界野生基金會瓦登海辦事處主管漢斯-烏爾里希‧羅斯納(Hans-Ulrich Rosner)說:「哈利根群島和其他外島是防止潮水湧入內陸的屏障。」

哈利根群島各島人口稀少,最大的面積最大的胡格島和蘭格內斯只有約100位居民,最小的格勒德島(Gröde)則只有10位居民。

厄蘭島(Oland)上住了10多位居民,島民理查德( Hans Richardt)說:「暴風時,潮水湧到我們居住的地方。」

該島有一條連接大陸的鐵路,島民可乘搭無蓋的小火車,花20分鐘就可到達。他說:「這條鐵路建於1923年,原本非用作運載貨卡。但我之後走到什勒斯維希-霍爾斯坦州北弗里斯蘭縣的胡蘇姆跟聯邦政府商討,獲准使用這條鐵路。」

另一位島民貝蒂娜(Bettina Freers)說,她第一次見到這些小火車時,也感到驚奇:「我覺得它們很有趣,車沒有頂,我好像到了另一個世界。」

貝蒂娜說,她在厄蘭島找到平靜。「我來自漢諾威(Hannover),那是一個大城市。來到這裏最大分別是,四周好像關上了電掣,我聽到鳥兒歌唱,也聽到風從林中吹過,也看到海洋,令人感到很平靜。」

在上個世紀的時候,厄蘭島還有50多位居民在生活。但是由於日常生活及往返工作並不是非常的方便。島民漢斯(Hans Berhard)說:「這裏一個孩子都沒有,也沒有人願意遷來。」

近年來,氣候轉變造成海水上漲,也威脅到哈利根群島的居民。當局預計到了下一世紀,海水會上漲一公尺。當局已斥資數以百萬計歐羅,擴闊這些土丘,島民可以繼續生活。

不過被問到會否擔心洪水時,島民理查德認為:「我不會說害怕。我敬畏,也許是不安。」貝蒂娜,天氣情況也許令人擔心,但她沒有打算離開。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