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脈搏】911恐怖襲擊十六週年,首批災難應對人員仍然承受心理創傷。

2001年9月18日,聯合航空175班機撞入世貿南座。(相片:路透社Sean Adair)

造成近3000人死亡的911恐怖襲擊事件已經16年了,但對於倖存的現場救援人士來說,感覺就像昨天。他們當中,許多人患上持續創傷後精神障礙和不同的身體疾病。

根據世界貿易中心健康登記處紀錄,共有7,000名在2001年9月11日當天率先到達現場的救援人士患上與襲擊有直接關係的疾病。

世界災害與緊急醫學協會副主席艾雲‧史密斯(Erin Smith)指出,有系統地幫助第一批到達災場的救援者在危機後恢復心理健康的重要性。

皇家墨爾本醫院的急診醫生佐治.巴特堡(George Braitberg)也有同樣的看法,「救援人員因為頂著巨大壓力,以致腎上腺素上升,不想休息,也不想去廁所。」

史密斯博士說,911事件首批災難應對人員在事件當天處理了逾5萬通電話,他們今天繼續承受倖存者的歉疚。「他們覺得自己把救援人員送到死神那裡。其次,即使在消防和警察要求所有人撤離後,他們仍然需要告訴塔樓的救援人員留守。」

紐約消防員露比‧新腓利普(Rudy Sanfilippo)訴說自己整個家庭付上沉重代價。「我們對現場失去了控制,我們也失去了在家的控制權,在這兩個地方,我們盡全力盡可能的,但還是不夠。」

在911事件之後的大約18個月,新腓利普才意識到他的身體坐下來與家人吃晚餐,但他的精神完全缺席。「我的孩子歡迎我回家,但我幾乎沒有回應。」

史密斯博士和巴特堡博士均認為,在恐怖襲擊中,首批救援人員被迫根據有限資訊而作出回應。「他們實際比正在觀看電視的公眾知道得更少,待一切完結後,他們收看新聞,才了解到現場情況如何混亂。」

史密斯博士認為應該強制救援人員在應對極端危機接受治療,「如果你讓他們自行決定,他們通常會說『我沒事,我不需要治療』,儘管他們情緒很低落。」

我們一直專注於治療受傷者和病人,但真實經驗告訴我們,救援人員也是人,也需要得到適切照顧,特別是災難之後。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