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啟廸】療人先療己:戲劇治療師 Adeline 怎樣建立安全地帶,助人成長?

美國註冊戲劇治療師陳淩軒(Adeline)小時候是典型乖學生、乖孩子,會盡量滿足家人對她的期望。她中學時代開始接觸話劇。媽媽的反應卻是:「除非你會考考得好差,否則不要報演藝。」

結果,成績優異的Adeline 順利考入中文大學的熱門科目——傳理系,雖然她仍然很想學習話劇。

Adeline笑聲鏗鏘,說起自己的故事和理想時滔滔不絕。她說一切源於她在美國修讀戲劇治療時尋回自己,從前的她因為太「乖」而不懂表達自己。

順理成章,畢業後的Adeline 加入跨國廣告公司,前途和「錢途」都一片光明。她說,全職從事廣告令她痛苦得要死,做了九個月,完全覺得自己無法融入侈華的時尚圈,於是毅然離隊,加入傳媒行列,曾在報紙校園版寫作小說。Adeline 雖然可以從事既喜歡又擅長的工作,但還是覺得不太惬意。她一邊工作,一邊投入戲劇排練。她坦言:「其實我從未想過要當演員,因為我長得細小,演出角色太多局限,而且其實我最享受排戲,因為可以將平時不敢講的說話講出來。」

Adeline 感激戲劇助她打開心扇,今天她也渴望其他有需要的人可以透過話劇活得自在,不再自困。

戲劇種子早種在心裡的 Adeline,積極參與排戲後,開始意會到戲劇有一種治療作用。她開始一留意這有關戲劇治療的課程。最終,她毅然拋下香港已建立好的事業和穩定的生活,負笈美國修讀戲劇治療。

在美國兩年,她說不單大開眼界,還尋回自己。「在美國,明明要用自己不是最熟識的語言,但卻覺得最舒服,最重要我學懂了做回自己,將自己感受講出來。」

自身從戲劇裡得到幫助,令她更堅定在回港後要走這條路。但堅持不一定令難行的路變得易走。她在2004 年回港,香港社會對藝術治療毫無概念,Adeline 只能逐一向機構或學校敲門自薦。慢慢地,她才建立了自己的網絡。

治療三步曲:安全感、轉化、生活應用

Adeline 不時強調「角色扮演」讓人感到安全,因為可以幫助人將平時不敢講的說話講出來。筆者不禁問:「離開治療室,回到現實世界怎麼辦?」Adeline 於是深入解釋治療三步曲:安全感、轉化、生活應用。「因為很多時,令人困擾的事情可能潛藏在一個人的內心深處,深得可能連當時人也不知曉,所以安全感是最基本的第一步。」

待治療師和受助人之間的信任建立起來後,治療師會透過不同活動,引領受助人將感受表達出來。表達的過程中,受助人會「看到」自己壓抑在心裏的情感 一 可能是憤怒,可能是恐懼,可能是未明的傷感等等,並且明白到這些種種都是可以面對的。當受助人在這種「安全」的環境下感受了這些本來不能面對的感覺後,便可以發展出面對這些情感的能力,從而有能力面對生活中的困境。「我們做治療的最終目標,是預備受助人離開治療,而不是依賴治療。」

Adeline強調治療師在治療過程中要不斷聆聽、思考和調節,以幫助受助人最終可以離開治療,而不是依賴治療。

未來夢想

「我漸漸發現在舞台上表演也是一種治療,因為排練的過程,已經具有治療作用。」Adeline 在2017年聯同幾個媽媽演員上演了一輯探討媽媽這個角色的舞台劇,叫好又叫座,還摘下了當年的「年度優秀製作」。這次成功為她打下一枝強心針。

Adeline 回望自己的童年,覺得自己太「乖」,現在成為媽媽,反而鼓勵女兒可以「曳」,不要怕失敗,勇敢去嘗試自己喜歡的事。女兒要向學校提出罷課要求,上街參與氣候變化遊行,她也會理解和支持。

Adeline 強調,她們以素人資格得獎,可說是一大成就。「以我們無錢、無專業支援的情況下,可以拿了獎,還是一個大獎,真的令很多人很吃驚,包括我自己。」

令Adeline感動萬分的還有觀眾的回應,「因為題材來自日常生活,容易引起觀眾共鳴,所以他們看劇時,『笑位笑死,喊位喊死!』。我決定繼續出發,正與一班長者排練他們的生命故事,準備公開演出。」

年前一個與素人媽媽合演的劇叫好叫座,令Adeline衍生出舞台演出治療的想法。

Adeline 的治療師身份令她接觸很多精神病患者,她正編寫一個有關精神健康的劇本,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呈現在舞台上。「我希望做一些對社會有意義的事。」

Adeline不斷問自己可以為社會做甚麼有意義的事?她正與不同範疇的人士,包括長者和精神病康復者等,籌備公開演出,希望他們的生命故事可以為社會增添正面的意義。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