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啟廸】一個機會、一份尊重和鼓勵, 讓迷途學生創下「原來我也可以!」的驕人成就!

香港教育制度以學業成績將學生分為三個組別,就是一般所謂的「Banding」。收取最多第一組別(Band 1)學生的中學, 在各種學界活動和比賽中橫掃各種獎項。 中游的學校也力爭上游,希望擠入「Band 1」行列。收取最多第三組別(Band 3)學生的中學則往往被遺忘,彷彿可有可無。

南華早報舉辦的「年度傑出學生」選舉逾36年,今年加入「最佳進步組別」,佛教筏可紀念中學(“筏可”)中五學生葉俊人成功擠身最後遴選階段。究竟是甚麼原因令這位曾經曠課達數月的Band 3學生竟能沾上 「傑出」兩字的光采,確認自己:「原來我也可以!」?

入讀筏可的學生各有故事。葉俊人在中二時,曾因 終日沉迷網上遊戲而逃學達數個月。未入讀筏可前, 俊人在一間寄宿學校讀書,後經社工推介,轉到這裡繼續學業。

家住荔景的他, 每天三個多小時來回大澳上學,但他卻再沒逃學,「我來了筏可才多點說話,從前的我沒有自信,講說話時閃閃縮縮。」 他感激老師推薦他參加 「年度傑出學生」選舉,「因為對我來說是一份很大的肯定,過程中,老師不斷鼓勵和訓練我,大大加強了我的自信心。」

筏可的惲福龍校長見證着俊人的改變,深覺他現在和剛轉校時,整個人也改變了。「他因為得到一個機會,體驗了努力後的成功感,令他再有動力去走下一步。」

與俊人同級的天賜擁有一張俊臉, 配上運動員的一臉自信,活脫脫是個陽光大男孩。原來現在是學校欖球隊隊長,也是跳遠和跨欄好手的他,也曾經經歷一段黑暗歲月。

天賜是泰國人,九歲才來港,完全不懂中文和英文。他在小學混混噩噩渡過了幾年,「我以前覺得自己甚麼也不是,運動和讀書也不出色,從來沒想可自己可以代表學校出賽。」 天賜感激老師的推動,令他找到自己的興趣和目標。

今天的陽光大男孩也曾經歷黑暗迷失時期。

葉俊人和天賜將於明年應考中學文憑試。俊人的目標簡單直接,「希望自己盡力溫齊書,對自己和身邊的人有交待。」俊人希望將來可以成為廚師,「我之前不敢跟人說,因為怕別人看不起我這個志願,但現在夠膽大聲說,因為學校教懂我,要相信自己!」 天賜則希望入讀大學設計課程,成為室內設計師。他們的目標看似一般,但對於見證他們從本來毫無動力到認清目標的惲校長來說,卻是感動不已。

惲校長視「迫」出學生的潛能為首要任務。「我的每一個學生其實本來也是十分優秀的,只是他們不相信自己可以,所以我常將他們放在其他尖子之中,例如,要俊人去和名校生一起競逐傑出學生,安排學界最強的男拔、喇沙和德望跟筏可的同學比試跑步接力,讓他們見識別人的厲害,也反思自己的可能性。」

惲校長最後拋下一句,「自己的 Banding由自己定,贏或輸在起跑線是廢話!」

惲校長經常「迫」自己的學生與其他尖子競賽,讓他們見識別人的厲害,也反思自己的可能性。 惲校長最後拋下一句,「自己的 Banding由自己定,贏或輸在起跑線是廢話!」
今年筏可運動會是校慶四十周年的重頭戲,嘉賓陣容更見星光熠熠!

分享此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

焦點
關閉選單